安然阿宅菌

心有脑洞而力不从心|

葡萄

非常棒的文章,蛮有深意的,看完以后脑内就有了一个场景,希望以后有机会能把它画出来!

Cheers:

CP:Superman/Batman




分级:NC-17




注意事项:不义2图透,设定为不义超用布莱尼亚克的技术把老爷改造成傀儡,非自愿性爱描写有。




简介:卡尔艾尔憎恨葡萄,克拉克肯特畏惧葡萄。




















  他必像葡萄树的葡萄,未熟而落;又像橄榄树的花,一开而谢。
                                                                                            ——《圣经》









  卡尔艾尔憎恨葡萄。

  在他还是年幼、尚不知晓自己的身世之时,玛莎在一天傍晚将一篮葡萄放在格子桌布上。

  说来很奇怪的是,时隔多年,与普通人类别无不同的是,氪星人的大多数记忆也逃不过指针的衡量,被时光浸泡的发软模糊,只剩下一些混杂的色块儿和难以辨认的声音滥竽充数。这有时候叫这位最后的遗孤陷入一种奇怪的无力感中,每到这时,他的身体也会随着他的记忆一起变得薄弱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关节松懈,坚硬的表皮被撕裂,露出里面鲜红而又柔软的跳动内脏,这肉眼不可见的脆弱叫氪星人惶恐,他会拼命的让自己的思维在脑内旋转搜刮,希望自己能想起当时的具体画面,好叫自己又借此强壮起来。

  但是每次拯救他的并不是记忆中他人清晰的五官或者衣服的样式,而是一些小而平凡、他当时甚至都不会注意的东西,它们就像是掉在地上的玻璃弹珠一样从角落里被踢出来,在脑海里滚出一道灰尘轨迹,而氪星人捡起那小小玻璃制品,会发现那些记忆在此凝固了,它们被封存在透明的真空中,永远的被保存为旧日里的模样,好似一道道小小的秘门,氪星遗孤通过它们走入一个更大的过往中,并且根据这小小的点向外延伸自己想象的过往,也许那大部分都是因臆造而虚假的,但卡尔会为此心满意足的止步于此,因为它们在他看来足够真实而叫他强壮,况且他并不想也不能追回当时的记忆了。

  此时此刻,他想起那篮葡萄,他并没有去刻意的回想什么,但是当他的双眼漫无目的在白色的上空游荡时,这记忆猛然的冲进脑海里,在正中央占据了一个庞大的地位,让他不得不正视这布满灰尘的小小弹珠。

  它们在橙黄色的光线下被拉长影子,投在颜色黯淡的黄格子餐桌布上,那隆起的延绵轮廓的仿佛一座座群山,空气中飘散着微小的水果甜香,隐没的落在幼年卡尔的面颊上,好似一个轻轻的吻,这让小男孩儿急不可耐的将手指伸向带着亮釉的紫黑色小球,玛莎将浓汤盛到盘子里,转身微笑着将盘子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声,“只能几个!”她声音里溢满了宠爱,而男孩为此感到一种奇怪的淹没感,仿佛身体坠入牛奶与蜜糖中,“我们马上就要吃晚饭了,亲爱的。”男孩儿无声的点了点头,眼睛却仍然盯着那篮小小的水果,从一颗葡萄光滑的表皮滑到下一颗上,并为此乐此不疲,最终他向着顶上那颗最饱满、颜色也是最完美的普通伸出手去。

  这心情不亚于徒手去触碰一颗名贵的紫宝石,夕阳的一点光芒点在那颗葡萄的表皮上,让它发出一小圈儿淡紫色的光晕来,小男孩温热的手指搭在上面,将紫色压在自己的手下,他捏住葡萄的顶部,要将这小星星从它生长的藤上扯下来。

  他捏碎了葡萄。

  突然而至的失落感把卡尔从云端扯下来,叫他像任何不会飞翔的生物一般重重的砸在地上,他感到迷茫,从身体内部持续发出的沉重的疲惫浮到皮肤表层上延出一道绵长的瘙痒灌入下腹,湿漉漉的柔软触感包裹着他肢体的一部分,于是他迷迷糊糊的随着隐秘的水声向下看去,紫色的灯光映入了这个坠落的伊卡洛斯眼珠上。




下点这里


对角线点这里


http://www.all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395&extra=page%3D1&mobile=2

评论

热度(163)

  1. 安然阿宅菌Cheers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棒的文章,蛮有深意的,看完以后脑内就有了一个场景,希望以后有机会能把它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