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心有脑洞而力不从心|

【超蝙】The Blind and Beauty(下)

VeRay:


注意。失明梗。
下篇里前半部分微虐。
不过你们得坚信它会甜回来。


------------


上篇地址戳此


 
       Bruce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阳光明媚。他发现自己赤身裹在柔软舒适的被子里,虽看不见,但他觉察出这儿不属于他认识的任何一个地方。


       “Clark?”他才发觉自己的嗓音听起来也是多么的沙哑。左侧应声靠过来一具温暖的身体,结实的臂膀搂在了自己腰间。


       “Bruce。”


       记忆缓慢地浮现了出来,他意识到他们昨晚都做了什么——而这一切本不该发生,或是说,发生得莫名其妙。不过,还在舞池的时候,他就注意到每当自己靠向Clark时对方的呼吸声就会变得异常紊乱。他记得他们一路亲吻着直到Bruce因为后背磕到冰凉的门把手而吃痛呻吟出来。Clark用手肘为他们开了门,俩人跌跌撞撞地走进去,还差点忘了带上门。


       Bruce吃力地翻了个身,好让自己将前额抵在Clark温暖的胸膛上。


       “早安。”


       他的问候换来了一个无比轻柔的吻。然后Clark抓起了他的手,又在他的手心里落下一吻。火热的唇擦过敏感的皮肤,这让Bruce不禁小小地颤动了一下,酥痒的感觉还唤起了他身上酸痛的记忆。噢,这真的是那个向来不会调情的堪萨斯小记者么?
    
       “睁眼,Bruce。这已是早上了。”


       “你折腾得我太累了。”Bruce根据声音辨别出Clark头的朝向来,并附带上一个有些吃力的微笑,“而且你也知道我已经没法看——”


       “不准你这么说。”Clark突然打断了他,语气里满是责备,“你若继续放任自己消失在黑暗中,那你也无法作为黑暗骑士的身份来驾驭他。”


       “这没有意义,Clark。事情已经铸就了,再不可能——”


       “你没有认真找过治疗方案不是吗?”收到了沉默的答案后,Clark忽然激动起来,“为什么,Bruce?你愿意一遍又一遍地确保我的复活能够成功,为何就不愿花点时间保护好自己?”


       “你不清楚,Clark。”Bruce听起来有些疲倦,“也许这就是结局了。命运向我暗示是时候卸下这个身份的时候,我没法忽视它。”


       “可以。如果你愿意让Batman一直瞎下去。我不在乎。但我……”Clark搂紧了他,“我希望你能看见我,Bruce。”


       Bruce愣了一下,他感到有泪水滑落脸颊。
       
       “答应我,Bruce。我们一起。你会再次看见这个世界的。我保证。”
       
       [我向你保证。你第一个看见的,将是我。]
       
       [我当然相信你。]


       Bruce凑上去吻住了Clark。


 
       
       他们在黄昏时分出发。
       
       Alfred没有对Bruce突然改变主意感到过多的惊奇——老管家或许比Bruce本人更早发现Kent先生对其的好感。Alfred非常欣赏Clark,虽然带了丝遗憾,但他庆幸自家少爷终于不用孤独终老了——虽说,这来得迟了些。
       
       Alfred嘱咐他千万不要一意孤行,能示弱就别逞强。“Kent先生是一个好人。”
       
       “是啊,好人…”Bruce回想起Clark身上无与伦比的温暖,“他有时候对待我的方式都让我觉得自己回到了那个小心翼翼品尝恋爱滋味的年纪。”
       
       “那是好事,Master Wayne。许是因为您是他第一个不用担心会伤害到的人类。”
       
       “而我是第一个伤害到他的人类。”还是两次。Bruce想道。
       
       
       
       “求医之途”没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困难。Clark更倾向于把这趟也许永远不会结束的行程看作是一次蜜月旅行。他们每晚都会分享属于对方的体温,将自己揉进对方怀里。直到Bruce已养成了不枕在Clark胳膊上就无法入睡的习惯时,他们发现自己早已无法离开彼此。
       
       他们游转过各地的医院诊所,更多的时候还是在辗转过各名医的老宅。只是所得到的答案都太过一致。但是Clark没有放弃。


       当夜晚时分疲惫的Bruce倒在他怀里的时候,Clark便会欣然找到一个让怀里的人睡得尽量舒服的姿势,哪怕自己硌得难受也在所不惜。他毫不在乎。因为这时候他就得以在昏黄的灯光下(或是在明亮的月光下)细细欣赏着自己在Bruce身上留下的吻痕,它们甚至遮过了那具美妙身体原有的淡淡的疤痕。他用空出的手轻轻抚过那些痕迹,满含虔诚地吻过它们。
       
       Bruce就是他的神祗。
       
       人们都视他为神明,为现世的主;而他眼里唯留下Bruce•Wayne,甚至不是黑暗骑士,只是那个故作坚强、抗下许多苦难的Bruce罢了。Clark多愿意回到那个痛苦的夜晚,告诉幼小的Bruce——Martha将活下来,以她更巧妙的一种方式;那同样的情感重新联系起两个本来因仇恨与误会走到一起的人,以它更美好的一种方式。
       
       
       
       没有期限的旅途逐渐开始变得没有意义。
       
       Bruce开始烦躁,开始做永不休止的噩梦。他每每尖叫着在Clark怀里醒来,汗水浸湿了两个人。
       
       Clark轻声附在他耳侧说着些安慰的话,而他会气急败坏地将对方拉进一个深吻里。于是Clark会半无奈地回报给他一场完美的性爱。
       
       那些喘息声、呻吟、肉体的碰撞、破碎的理智至少还提醒着他他还活着,安然躺在他最爱的人的身下。
       
       
       
       “我不想再继续了,Clark。”
       
       终于有一天,Bruce在接受Clark的早安吻后这样说道。然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法控制好情绪,就这么失声哭了出来。
       
       他不知道。都是这样的年纪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在那个人面前装委屈;但那些酸痛的感觉无法抑制地催生出更多的泪水来。
       


       Clark耐心听完他语无伦次的讲话,没多说什么,只是顺着泪痕吻过了他


       “Clark?”
       
       他意识到对方正将他就着拥抱的姿势抱起,Bruce有些慌张地搂住了Clark的脖子。
       
       “喂,Kent!我只裹了一床单!”
       
       “别担心,Wayne先生。”
       


 
       他最终将他带到了像是悬崖一般的地方。而Bruce听见似乎有海浪拍打的声音。现下还不算太迟,事实上,还没到初阳升起的时候;微凉的海风吹来,让Bruce不禁往Clark的怀里缩了缩。
       
       他完全不知道Clark在打什么主意,他试探着用手摸上对方的脸(他一直用这最原始的方式探寻Clark的神情变化)。Clark似乎正在微笑,但他发誓指尖也沾到了什么湿润的东西。
       
       “我不在乎,Bruce。”
       
       Bruce吃了一惊,他很少听Clark用这样低沉有力的声音对他说话,但是……听起来为何如此让人安心?
       
       “我真的,不在乎了。这几个月…这些日子……我很开心。你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Bruce,让我能陪着一个我所爱的人抛下一切出走。”
       
       “Clark?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担心我,Bruce。而你也许会想知道——”
       
       Bruce感觉到Clark将自己轻轻放下,他脚下似乎踩着柔软的砂砾;他疑惑地用一只手抓紧了唯一裹着自己的被单,尔后伸手去够Clark。Clark抓住了他的手,轻柔地将一冰凉的东西放入了Bruce的手心里。


       
       Bruce觉得世界静止了。在以前,他曾不止一次地为那些与自己共度良宵的女郎毫不吝惜地买下这类小饰品;但Clark绝不会是在开玩笑。
       
       “你…你确定……?”
       
       “我很确定…而且觉得它配不上你。”Clark慢慢跪下来,抓着Bruce的手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动作。
       
       “不。我喜欢它。”
       
       “好的,那么,Wayne先生。”Clark紧张地清了清嗓子,“你愿意,你愿意就这么下嫁给一个已被开了死亡证明的氪星人吗?”
       
       “措辞不佳。”Bruce出声笑道,“但无所谓了。好了,过来吻你的新娘吧。”


        
       接下来的这一切几乎就像是在播放慢镜头一般,Clark温柔地含住了Bruce微凉的唇,有力的手将对方拉近自己,紧紧贴在一起。


       这是一个平凡的吻。但他们都将不约而同地铭记住这一刻。
       
       
 
        “看日出吗,我的爱人?”
       
       Bruce舒服地靠在Clark的肩头,微微合着眼:“别那样叫我,怪肉麻的。”
       
       “是,my little bat。”
       
       “喂!”
       
       憋了三秒,两人都笑了。Clark搂紧了他。
       
       “Bruce,这是我见过最美的日出。”
       
       “但我打赌你没在看太阳不是吗?”
       
       被点破的Clark红着脸转过头去,他的确,没在专心看日出。Bruce微笑着靠倒在他的腿上。
       
       “你会被治好的,Bruce。也许…这只是你的心病。”Clark低头摆弄着Bruce生着茧子的手,“你在黑暗里独自待了太久,你以为你会习惯它,也就任由它将你吞噬。”
       
       “我拥有你了,光明之子。”
       
       “哦,我忽然想到我现在是个黑户。我被开了死亡证明——等等,我刚是不是把这句话加到我的……”
       
       “你的求婚词里。没错。”
       
       “哦拉奥啊,那太糟糕。”
       
       “Clark,嘘,嘘,别说话了。替我好好欣赏日出。”
       
       “是啊,替你……不,抱歉,我真的很不想…非常不想只有我一人能看见……”Clark哽咽了,他微微撇过头,免得让自己的泪水打落在Bruce身上,“我可以为你描述一下吗?”
       
       “那非常的美,无与伦比的……”Clark抬头望向远方,“我看见海平面上驶过两三只帆船的剪影,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像是被谁打碎了——”
       
       
       “哦停下,Clark。那就像是篇没通过的小学生作文。”
       
       “偏不。”
       


       “每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就能感受到我血管里那叫嚣着的强大力量。也许你曾是对的,Bruce,的确有那么几瞬,我想尝尝控制一切的毁灭力量。但我没有,后来也再没有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遇见你之前,我就像是个莽撞的孩子,不过是个来自堪萨斯的农夫。
 
       但是你能想象么?仅仅是你在Lex宴会上对我那几句的冷嘲热讽就让我心动了,不过我那时没太在意自己异常加快的心跳。后来我‘死’了,我没听见你的痛哭声,那让我既欣慰又可笑地想生气。我不完美,Bruce,我霸道地想让你为我的逝去而落泪。”
       
       “……那现在呢…?”
       
       Bruce忽然觉得自己好久没有动静的眼前闪过了一道金色的光线,然后整个眼眶周围都开始刺痛起来。
       
       “现在?”Clark迟疑着收回了些目光,将视线凝聚在海平面上的一点处,“我不知道,Bruce。我对你一直有些恶劣的想法,在黑暗里……呃,不是,我在说什么?忘了他吧,Bruce。恩?”
       
       “扶我起来,Clark?”
       
       “B?”
       
       Clark有些慌乱地起身抱起虚弱的男人,裹着他的单薄的床单被风吹开了一角,露出了他沁着汗水的肌肤来。
       
       “不,不要紧吧?Bruce?Bruce?”
       
       Bruce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听见对方的叫唤了,他像是灵魂脱窍了一会儿,尔后双眼像是遭受了一记重击。
       
       我…我还能……
 


       [你若继续放任自己消失在黑暗中,那你也无法作为黑暗骑士的身份来驾驭他。]


       [所以,睁眼,Bruce。现在。马上。]
 


       他睁开了眼。
 
       
       他看见Clark胸膛上细细的绒毛一路蔓延至小腹,在晨曦的阳光中,它们甚至是金色的;曾让他枕过多少夜晚的那条肌肉线条堪称完美的臂膀正紧紧搂着他;而他的那张脸,能与罗马古神的雕塑相媲美的英俊。


       他看见Clark天蓝色的瞳孔里正在蔓延浓郁的欣喜,Bruce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他抬起了手,看见自己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不大却十分可爱的钻戒。


       “我……”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叱咤哥谭二十余年,他甚至没法在一个比自己年轻上不少的男人面前说出任何情话。


       “嘘,嘘,别说话。”


       Clark开口道,然后再一次吻住了他,眼眶里含不住的泪水终于打落在了Bruce的脸上。


 
       “我实现承诺了,Bruce。”


 
 
       我要让你第一个看见的人,是我。


   
 
------------
 
写得太开心一下子字数爆表。
下一个短篇想试试两人冷战(怎么舍得啊)


昨晚看了队3后觉得果然还是我DC最好了!!!
 
 

评论

热度(176)

  1. 安然阿宅菌VeRa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