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心有脑洞而力不从心|

【超蝙】护送(短篇完)

码字狂魔宫羽:

  梗与灵感来自电影《护送钱斯》。




  士兵AU,八成有部分技术层面上的bug,比如实在没找到美军军衔晋升方面的资料……




  =================================




  一、




  “我要离开家几天。”




  在晚餐桌上的杯碟碰撞声当中,克拉克忽然这么说道。




  “我自愿参加了护送任务。有一位在前线阵亡的年轻上等兵,我请求长官让我护送他回家……回哥谭。”




  “为什么?”片刻的沉默之后,乔纳森问他,“你是上校,克拉克,据我所知,护送员可不是高级军官要干的活儿。”




  “我也说不上来。”克拉克觉得喉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哽住了,“我只是觉得我应该——”




  “我们能明白的,克拉克。”玛莎拍拍他的肩膀,往他的盘子里添了几勺水煮豌豆,“你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上午六点。”




  这场短途旅行确实来得有点匆忙了。要说事情的起因,是今天上午十点左右,克拉克刚刚结束了一场失败的、请求补充战场人员的演说,他怀抱着复杂的心情从会议室里走出来,正好听见了走廊上的詹姆斯·戈登在给某人打电话。




  “不,我不行,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我没法面对托马斯和玛莎……”




  玛莎这个名字拽住了克拉克的脚步。但是,不,肯定不是因为这个,至少不仅仅是因为这个,让他从戈登手里接过了这个任务——护送这个名叫布鲁斯·韦恩的士兵回家。




  克拉克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是他为了请求人员补充而整理伤亡数据的时候,在阵亡名单里看见的。




  床头电子表上的数字跳动到了凌晨一点,克拉克却仍旧睡不着。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儿想到白天时戈登脸上的神情,一会儿又想到照片上的布鲁斯·韦恩那双透露出他坚毅性格的蓝眼睛。这些想法纠缠着克拉克,跟到了他的梦境里,他梦见他初上战场的时候,梦见士兵们在他的指挥之下赢得胜利,梦见有人因为他错误的决策而牺牲。




  克拉克从梦中惊醒时是凌晨四点,他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走到桌边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再一次刷新那份阵亡名单。




  自从他升到指挥官的位置以来,玛莎和乔纳森都放心了不少,他们不用再为儿子的生死担惊受怕。




  克拉克不敢告诉他们,他宁愿回到战场的最前线去,他宁愿在枪林弹雨间穿梭,也不要交上一份份的报告,只为了把更多的年轻人叫到战场上来。




  但这又是不可避免的。没有新鲜血液的流入,就会有更多的牺牲。




  在太阳升起之前,克拉克再一次为他们祈祷——




  为死去的人,也为活着的人。




  二、




  冬日的清晨光线昏暗。




  “替我问候他的家人。”玛莎抬起手,为儿子整理了有些歪掉的军装领口,“别想得太多了,克拉克,你安慰不了失去孩子的父母。”




  克拉克接受了对于护送员的简短培训。看见克拉克肩上的上校军衔时,培训室里的其他人都露出了略微诧异的神情,克拉克没有理会这些,他沉默地选择了一个空位坐下,专注地听着这些临行前的嘱咐。




  “在每个站点,你们都必须确认遗体的正确装卸。并且无论装卸方式如何,你们都要敬礼。你们的职责是护送遗体直到他们被安全地运送到殡仪师手中……护送任务不强制要求参加葬礼,如果你们执意要参加,那么和家属见面会有几项特殊要求,不许讨论或者臆测死者的阵亡原因。”




  在敬礼完毕,坐上那辆前往机场的运输车之前,克拉克被交付了装着布鲁斯私人物品的袋子。




  负责处理这些的工作人员当着他的面清点了里面的东西。




  布鲁斯的狗牌、一块手表、一本巴掌大的本子——大概是日记本、一个挂坠盒——里面装着韦恩一家的照片。




  克拉克凝视了挂坠盒里装着的照片许久,十分郑重地把它合上,重新装进了袋子里。




  “肯特上校。”就在他收束起束口袋的时候,对方小心翼翼地提出,“因为要清理血污和拿出弹片,我们打开了那本本子,我无意中瞥见,里面提到了你的名字。”




  “布鲁斯生前我并不认识他。叫克拉克的人很多……”




  “不,不,我很确定指的是您,他写了全称,是克拉克·肯特上校。”工作人员轻轻拍了一下克拉克手中的口袋,“这样做不太好,但是我觉得,您可以看看日记的内容。”




  克拉克觉得这袋东西忽然变得沉甸甸的。他一路上都紧紧地捏住袋子的布料,猜测着这位上等兵究竟是以何种语气何种方式“提到了他”。




  克拉克不能脱下他佩戴满了徽章的军装,这是他作为护送者所需要保持的尊重,为此他不得不提出了单独进行安检的请求,然后来到了正等待着他的机场工作人员面前。




  “您就是护送员吗?”他们握了握手,“我想您是要看着我们把他送上飞机的。”




  克拉克站直了军姿,目送那个白色的长方体经由传送带被送上飞机。直到看见他平缓地进入了机舱内,克拉克才放下了敬礼的手。




  三、




  克拉克坐在靠窗的位置。他小心地从袋子里取出那本皮质的日记本,它已经经过了处理,但克拉克觉得他还是能从上面闻到战场上的血腥味。




  他伸手拂去封面上并不存在的尘埃,打开了它。




  12月24日




  今天是平安夜,不知道爸爸、妈妈和阿福过得怎么样。




  迪克他们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酒,正在庆祝。我没有去,因为我没有庆祝的理由,我太久没听到好消息了,只能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




  也许某天我也会死。




  ……………………………………




  12月29日




  克拉克在动摇。他的指挥没有以前那么果断了。




  听见几个新兵在说我们的指挥官只会纸上谈兵的时候,我差点冲上去揍他们。克拉克和我们一样是在战火中摸爬滚打过来的,凭他的军功章和他身上的弹孔,这里还没人有资格说他在纸上谈兵。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和肯特上校当面谈谈,告诉他我的想法。




  ………………………………………




  1月16日




  这该死的胳膊终于不疼了。




  又是一场硬仗,我们的人数量在锐减,我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撑过去。我尽量逼着自己想点好的事情,比如等我回家的时候,我大概会在典礼上见到肯特上校。




  运气好的话,我或许能和他成为朋友。




  他是个好指挥官。




  ………………………………………




  不,我不是。克拉克悲哀地看着那行字迹。你信任我,我的命令却害死了你。




  三、




  在飞机抵达目的地之后,前来迎接克拉克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他们为护送员在城里预定了最好的酒店,并且会派车送他过去。




  “那布鲁斯……那他呢?”克拉克正蹲下身检查着布鲁斯的名牌,“放在仓库里?”




  “放在仓库里。请放心,我们会看管好,不会让他有任何闪失的。”




  克拉克叹了一口气,起身对工作人员说:“我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麻烦去帮我拿一床毯子来好吗?我今晚要睡在仓库里。”




  克拉克脱下自己的军服,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了椅子上,以免它们会出现褶皱。他把军帽也摘下来,放在折叠好的军服中央。




  借着仓库值班室传来的微弱灯光,克拉克再度打开了布鲁斯的日记。




  布鲁斯经常会对他的指挥做出评价,有时是肯定,有时候则是批评,他说这些话的语气完全不像一个上等兵,倒像是克拉克的上级军官。




  布鲁斯也经常提到他远在哥谭的家人,克拉克知道了他家境优渥,知道了他的父母一直反对他参军,却从来都没有真正阻止过,知道了管家阿福会做很好吃的小甜饼,他很久没吃到了,以至于十分想念那个味道。




  克拉克看得出来,有些话布鲁斯大概只会写在日记里。




  为此他心里涌上了一阵罪恶感,他合上日记本,把它放回到袋子里,把袋子放在了他刚才摘下的军帽旁。




  现在是冬天,仓库里很冷,不过这不是克拉克睡不着觉的理由,他脑海中再度充斥杂乱的思绪,这次全部是有关布鲁斯·韦恩的。




  他闭上眼睛,却还是能看见布鲁斯日记上始终一丝不苟的字迹,布鲁斯挂坠盒里放着的全家福……布鲁斯那双和他一样的蓝眼睛。




  克拉克忍不住去想,如果他们真的来得及认识呢?




  如果他来得及在布鲁斯短暂的一生当中,留下点什么痕迹呢?




  他们会成为朋友,成为搭档,在战场上并肩作战,商讨指挥的策略,战争结束之后会互相到对方家里作客,开几听啤酒,聊聊过去和未来。




  或者至少,克拉克想给这个即使在平安夜也“无事可以庆祝”的人,一个温暖的拥抱。




  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




  抵达倒数第二个站点之后,克拉克在仓库里打开了白色的外箱,露出布鲁斯沉眠着的深色棺木。




  “布鲁斯。”他抚摸着光滑的木料表面,就好像他们是多年的好友那般,无比熟稔地念出了那个名字,“这是最后一趟颠簸了。你就要回家了。”




  四、




  在克拉克带着布鲁斯的棺木来到位于哥谭远郊的韦恩大宅之前,有士官来告知了韦恩夫妇他们儿子的死讯。




  “上校。”士官朝克拉克敬礼,“交付将在明天进行。今天晚上,有些本地的退伍士兵举办了一个纪念布鲁斯·韦恩的聚会,你要参加吗?”




  在听到眼前的人名叫迪克·格雷森之后,克拉克尽量不表露出什么情绪来。他不应该了解太多有关布鲁斯的事情的。




  “那天晚上我们去执行巡逻任务。”迪克用力地吸吸鼻子,灌了一口酒,“布鲁斯站在车子的炮塔上,放哨警戒。”




  “那是最危险的一项工作。”克拉克轻声评价道,“整个人都露在外面,就像是个活靶子。”




  “但是布鲁斯喜欢做这项工作……他站在那里,守护着所有人,只要知道他在,我们就有种安全感。那天晚上我们遭遇了埋伏,布鲁斯吸引了敌人的火力,掩护其他人找到隐蔽,而我,我去检查了前面的两辆车,准备跑回我们自己的那辆车上去,转过身的时候,我发现布鲁斯似乎在胡乱扫射。杰森、提姆也发现了,我们朝他喊着‘瞄准!布鲁斯!瞄准啊!’,就像我们当初喊着让他去找掩体一样。”




  克拉克心里一紧。




  他明白那不是临死前的疯狂反扑,是被子弹击中要害的瞬间,身体的自然反应让布鲁斯扣下了扳机。




  “然后我走过去了,我看见他身上的血迹……”




  五、




  最后交付的时刻比克拉克想象中还要艰难,他鼓足了全部的勇气,才终于敢叩响房门。




  韦恩夫妇的脸上都还挂着明显的泪痕,克拉克走上前去向他们敬礼,做了自我介绍,把他一直抓在手里的、装着布鲁斯遗物的袋子放在桌面上。




  玛莎翻阅着布鲁斯在战场上的日记时,他故作镇定,假装他不知道那本日记中会出现他的名字。




  在封棺之前,韦恩夫妇看了他们的儿子最后一眼。




  克拉克就站在旁边,他同样看着躺在棺木当中的布鲁斯·韦恩。




  布鲁斯穿着军装——不是战场上经过了修修补补的那件,是一件全新的军装,干净整洁,妥帖地将他包裹住,遮挡他身上的伤痕与弹孔。




  没有灰尘、没有血迹,布鲁斯看上去很安详。




  克拉克举起手,最后一次向他敬礼。




  六、




  克拉克所没有想到的是,布鲁斯的日记本再次回到了他手上。




  玛莎看完了整本日记,她把布鲁斯的狗牌缠在日记本的外面,执意要将它交给克拉克。




  “我了解我的儿子。”她说,“他会希望你收下这个的。”




  现在,回到家中的克拉克将那本被狗牌的链子缠绕着的日记本妥帖地放在书桌的一角,这趟旅程只有短短几天,他却觉得自己走过了数十年的时光,走过了布鲁斯的一生。




  在布鲁斯·韦恩生前,克拉克并不认识他。




  可是此刻,他想念他。



评论

热度(346)

  1. 安然阿宅菌码字狂魔宫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