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心有脑洞而力不从心|

罪人

“喏,猪排饭。”年轻的警官拉开椅子坐到审讯桌对面。
“哦哦!thank you!”染着金发的大男孩接过餐盒,指着身上的囚服讨好地笑道:
“那个啊,圭,我不过是拘留,囚服就不用穿了吧?”抬起胳膊,海斗低头闻了闻腋下。
“对不起啊海,我都找了最干净的一套给你了。”永井圭摘下警帽放在桌上。
……
“那,开始审讯吧?这次为什么又进来了?”椅子只两脚着地,摇头晃脑。若是上班时间只怕部员都要大跌眼镜——魔王部长永井圭竟然翘着二郎腿在膝盖上做笔录。
“当然是进来见你咯。”闷闷的声音从饭盒里传来。
“又不是小孩子…”永井无奈的摇了摇头,翻看着海的案底。
“今年第五次进来了,这次是和小混混打架…还一挑三?真的假的?海你太帅了!”永井不可置信的看着海斗,脸上挂着羡慕又高兴的笑容,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撩起海斗的衣服,身上尽是横七竖八的淤青和破皮,没有什么大的伤口。
“他们在我打工的地方挑事儿,说是要进来找亚人,我跟他们吵了几句,然后就打起来了…哎呀痒痒,你别看了。”海斗撇下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扒开永井的手,又把囚服规规矩矩的穿好。
“啊,抱歉…亚人?找什么亚人?我记得你打工的地方是餐馆吧。”小麦色的脖颈上有汗液蒸腾出来,永井看着那些反光的色块,从快餐带里拿出一盒沙拉,明晃晃的银制水果叉插在上面。
“他们闹事就算了,还说什么亚人是怪物,要大家跟着他们一起去狩猎亚人。我觉得这太奇怪了,亚人不也是人类吗,说什么狩猎…”海斗抬起头想了下,不解的怂了怂肩,永井喂到嘴边的动作停了下来。
“海,这样的话别再说了。即使你不是亚人,也会被当作和亚人是同类处理的。就算亚人是人类…”永井半阖着眼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他没有心思继续吃下去了,把沙拉推到了对桌。
“抱歉,只能让你拘留的日子尽量好过些,吃完我带你去找位儿。”
“是是是,永井部长谢咯~”被切成兔子形状的苹果送入口中。

“……”
“……圭!…喂!醒醒!”
意识从泥沼里被捞出,粘稠的不行,眼皮如同坠着铅石,睁开眼是海失去血色担忧的神情。不过视角有点不对,自己似乎是躺在海的怀里。
“圭?你醒了吗?还有哪里会痛吗?”海斗扶起永井,不无担心地盯着他。
“海…我怎么…?”永井活动着僵硬不已的脖颈,使劲的甩了甩脑袋,喝尽了的饮料杯却仍在被吮吸的吸管声嘈杂不绝,他觉得自己还未清醒,视野也是一片血红。抬起手想要擦拭,却被海斗攥住了手腕。
“海?你干什么…放开我…!”海斗的神情是从未见过的悲伤,永井只觉得愤怒,愈加疯狂地挣扎起来,脚下没了轻重,狠狠地踢在海斗的肚子上。海斗吃痛松开了手,便让他逃了开来,向后倒退又被什么温热的东西给绊倒。出现在身下狰狞的面容是档案里见过的田村
“啊啊啊啊——!!”随着永井的尖叫,似乎整个牢房都在颤抖。他趴在地上不住地干呕,才发现身上穿的夏日单薄的警服已经完全被血浸透,牢房的墙壁和走廊里几乎都是血,几个拘留犯身首异处,肉体流出脂肪,红白相间的,破碎的脏器粘得到处都是。永井近乎崩溃的抱住肩膀,吸管的声音不断放大震得他头痛欲裂,像落水的人抓住浮木——他想起这地方除他以外唯一的活物。
“海!”
他向着海所在地方伸出手,映入眼前的却是挡在海面前的…怪物?微小的颗粒在那个人形怪物的身边漂浮着,有着利爪的四肢,没有五官,像是游动的黑色布条包裹全身。
“…海…”怪物发出同样的呼唤
“圭,你冷静一点,你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了什么?难道不是这个怪物杀死了他们吗?!”
“…杀死了…谁……是你…杀死了…他们…”怪物似乎有些嘲笑的意味,肩膀的地方不住的颤动。
“……开什么玩笑!?不是我!不是我!!”永井不可置信的怒吼着,田村惊惧的面容就在眼前,黑色的颗粒从自己的身上游离,面前的怪物就是这样的产物。
“不是的…我…我是人类…我是人类啊!!”

“…永井部长啊,明天是我女朋友的生日啊。通融一下?嗯?”那张讨好的令人憎恶的可怜虫的嘴脸,永井毫不犹豫地回绝了。
“你后天就能出去了。”下一秒是绝对的窒息感,脖颈被牢牢地掐住,鼻梁骨在囚房的栅栏上撞的粉碎,脸也卡进了里面。
无法发声…海斗还在更深处的拐角等着自己。面前的田村露出疯狂和愤怒的神情,像是下一秒就会从通红的眼球中迸射出滚烫的鲜血,自己现在恐怕也是这副表情吧。永井磨碎了银牙且因为窒息的痛苦而不住的吐出血沫,在眼白取代那双暗红的眼眸之前,最后看到的是…
“…海…”

海斗又踩灭一个烟头,脚边已经落了不少烟灰。
“圭那家伙真慢啊,该不会迷路了吧?”外层的牢舍大多设有明火报警器,圭把他带到深处可以抽烟的老牢房,没带钥匙。
“这么健忘可不像你的风格啊~”海斗一把搂过永井,有些调笑的看着他。永井难得涨红了脸,从身上搜出半包在部员手上没收的香烟丢给海斗。
“海你先这样打发下时间,我回去拿钥匙。”
“哦哦,快去快回哦。”海斗闭上眼睛,氤氲随着烟雾飘散开来。
……

“随后我听到了喊叫,这个怪物…正在虐杀。”栅栏在怪物面前犹如蛛网般不堪一击,拘留犯们像老鼠一样发出悲鸣四处逃窜,此时就算说成是置身人间地狱也不足为过。而他的友人永井圭酣睡在地狱中央,黑色的业火在身上熊熊燃烧——那毫无起伏的胸膛以及惨白的面色都显示他已经死了。
……

“死而复生吗…”真是讽刺呢,之前还在审讯桌上嘲笑亚人的警官先生现在变成了亚人,不,应该说是终于发现了自己是亚人。
“海,我果然,不能算是人类吗?”
从烟盒里掏出最后一根皱巴巴的烟来,可惜已经不能抽了。
“那种事情我可没兴趣。”海斗蹲下身在尸体的裤兜里翻找着,搜出一包被血浸湿的香烟。
“你现在怎么打算?”
逃走吗?不可能的,连海打工的那种小餐厅都能听到亚人的消息。永井想起学生时代班里很热门的“亚人”视频,被抓到的话就是生不如死吧。
“圭,我有个主意。”
火星亮起的同时雨水也如期而至,淅淅沥沥的冲刷着,黑色的幽灵自雨幕中消失,业火也一同被浇灭。
“部长大人的话修改监控只是小事一桩吧?”剥开烟头的部分,白色的粉末掉了出来。
“我会保护圭的。”

给出精神失常以及被迫吸毒的医学证明,加上动用了永井圭一切能动用的人力物力,本就减刑的六年邢役只用三年就跑完了全程。
因为避嫌的缘故,永井一直没有去探视。海斗那一头乱草被理的规规矩矩,耳钉早在进去的时候就被摘了下来,一身工装。
“海!我来接你了!”
“嗯。”海斗就这样看着他,不像是重逢的喜悦,也没有怨恨的恶毒,仅仅就是看着他。
啊啊,果然客套话什么的还是免了吧。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一对上这个人的眼睛,永井就觉得自己像是不着一物暴露在他的面前。他不敢与海斗对视,只能局促不安的摸了下脖子。
“总之先去我家吧。”

“我啊,现在攒了钱在东京买了房子。慧理子已经是小学老师了,不过不跟我住呢,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哥哥,明明已经不是青春期的少女了…”
后视镜里的海斗看着窗外,偶尔回复他几个简单的音节。
“……”
“你有在恨我吧,海,当初如果不做那种愚蠢的决定就好了,保护亚人什么的…”
“没有哦,圭,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说起来,圭你变得话多起来了呢?”
“……没有,是你的错觉。”

客厅十分简洁,很明显是“永井圭风格”的屋子,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玄关的鞋柜上摆着一捧扶桑花,枯萎的不成样子,插在上面的小卡片上用娟秀的字迹写着‘贺永井君新居入住!’的字样。
“嗯?那个吗,以前的部员送的一直忘记丢了。”扶着墙换鞋的永井看到海斗一直盯着那捧枯草一动不动。
“圭,我有话想跟你说。”
“可以啊,进来说吧。”老在玄关站着也总不是个事,永井刚跨开脚想往里迈,猛地就被扳住肩膀按在墙上。
“啧,你!”
“拜托你了…”他想要发作,可面前这个人表情挣扎,好像现在不说,下一秒就会死掉。
“圭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的朋友。”
“明明只是三年而已,和小时候的那次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在监狱里,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无比希望过的再快一点。”比起孩子气的梦想更加灼热的这一思念。再快一点,他就可以见到圭了,他想抱住他,不,只要看看就好了。仅仅是在等候室等圭办理手续这样的等待都让他十分难受。那双濡湿的金色的眼睛,像是宠物一般露出惹人怜爱,眷慕的眼神。

不要这样看我。

“我突然很庆幸,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圭的秘密,如果有除我以外的第二个人知道了,我铁定会嫉妒的发狂。”
扳住肩膀的一只手慢慢滑下,顺着臂弯,爬进手指间的隙缝紧紧扣住,另一只手抚上永井的侧脸。
“我恋慕着圭。”
明明有太多的想要了解,我们的时间却太过短暂,在群星陨落之际,与你共度的时光还有多久呢?
他总是忍不住想要追逐太阳,尽管他的阴霾在阳光下无处遁形,现在,太阳终于将他笼罩,温热的吐息贴近了面庞。

你也要做那个愚蠢的伊卡洛斯*吗。

永井猛地挣开来,用两膝压住因失去平衡倒在地上的海斗的手臂跨坐在他身上,在普通人看来这个姿势或许有些暧昧,但只有海斗知道黑色幽灵的利爪已经抵住了他的喉管。
“如果我杀了你就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了。”
“你不会杀我的。”海斗不为所动,仿佛趴在他身上的不是杀人的的怪物而是张牙舞爪的猫咪。
“我不会犹豫的。”
“你需要我。”
“不要再说下去了!!”
是的,只有这个人,只有这个人不会背叛他。
“我想相信海啊…你让我相信你啊!!”
他与这个世界始终有一份疏离,一直绵延至今,身边的不管是家人还是老师都无法为他带来安全感,唯有海斗一直拉着他的手,给予他唯一的一点期待,倘若这一丝期待断开,只怕他也将落入无尽的深渊再无重见天日之时。
而海的声音是如此温柔回荡,似乎连这样的忧伤也能吹散。
儿时一起抓到独角仙的那棵树,趴在高处对自己伸出手的海斗。
“只管相信我吧!”
“圭,相信我。”同样的话语重叠在一起。
代表裁决的利刃挥下,在碰到脆弱的脖颈之时便消散开来,只化作一阵强风刮得脸上生疼。
“啊啊,又输给你了。”永井如释重负般倒在海斗身上。
他在一个人的囚笼里待的太久了,那是隔离猛兽的兽笼,人们只是站在笼子外带着恐惧看着他,现在进来了一个用来取乐和消磨时间的饵料——他会成为我的养分,我只是想把享受的时间拖的久一点,更久一点。
夏末总觉得失去了什么,看到海斗一点点拉长的背影没由的觉得不安,不管怎样都想,哪怕分开了也没有关系。幸运的是我从未真正失去你。
海斗用鼻翼磨蹭着永井的耳廓,松开禁锢的手臂环住脊背,长久以来的美梦得以实现,他终于能够拥抱这个人。
“谢谢你,圭。”
我愿与你同行,无论是什么罪过,都交由我来背负。我愿成为罪人,只囚禁于你的罪人。

*希腊神话中用蜡封住羽毛做成翅膀飞向太阳,因为离得太近封蜡被太阳融化而跌入大海的人
end.
—————————————————————————
晚好,这是一篇并不美味以及根本不知道在说啥的海圭,感谢你的耐心阅读!入海圭圈的第一个脑洞就是这个,想表现永井那种痛苦挣扎无法相信别人可是除了海一无所有的困境,以及海爷无论何时非常帅气的一面:我会保护圭的。圭才是从最开始就喜欢上海的人,不知道大家看出来了没2333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