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超蝙超瞩目|心有脑洞而力不从心

锚钩

黑亦犬:

锚钩


OnePunch Man - Genos/Saitama


※人工智能x黑蛇的AU。


试着写了黑老师。


有部分灵感来自阿西莫夫的机器人短篇集。


黑,阅读须谨慎。


 


 


1 初始建立档案


初次发现时间:***


捕获时间:***


体长:*(捕获时数据)


体重:*(捕获时数据)


颜色:黑色,头尾处有红色斑纹。


简介:


由最初报告被发现的地区命名。整合所有发现出没的报告资料,行迹前后遍布全境,另有两次疑似出现在海外。


体表鳞片坚硬,已证实一般武器无法穿透,不能造成伤痕。咬合力方面,还没有找到不能被刺穿折断的物质。曾达到不可被人类肉眼捕捉的速度。毒性生效极快,存活率为零。毒液成分有待解析。


在初期的报告中没有发现主动伤人的行为,被判断为低威胁。从某时起忽然出现将人类作为猎物的迹象。隐蔽性、突袭性极强,惯用手段是毒液与咬穿大动脉。推测可能利用人类交通工具各地流窜。没有有效的防备与治疗方案。死亡人数以百计。


 


2 某研究员的记录片段1


我坐电车的时候,经常会开始想,座位底下或者头顶架子上面会不会藏着一条蛇。是,我知道世界很大,遇到它的几率比出车祸都要小。就是忍不住害怕。要是不小心它的资料流到了外面,被哪家报社拿去做大新闻,应该会有很多人跟我一样为此恐慌。


我只是想说,谢天谢地,你们捉住它了,等等,为什么要送到我们这里来?我知道有家专门研究爬行动物的研究所,离这里并不远!好吧。因为我们是专门研究怪物的。这种超出一般生物能力界限的特殊样本,只有我们能收下。


我才刚到这里工作。我没有做好离危险这么近的准备。我隔着玻璃窗瞅它。它在地上蜷成一圈,一直没动,像是在睡觉。他们是趁蜕皮期,还是趁饱餐后的反应迟钝将它捕获的?我忘了他们怎么说的了。


这层玻璃安全吗?我知道是单向的,是钢化的、加固的,无论什么,可安全吗?在它面前有什么防御措施是安全的吗?呃,这么想让人反而放松了点儿。


它稍微动了一下。就像人挪动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它的房间是特殊设计的,从天花板到地板全由颜色较暗的方形板块拼接而成。里头有不少为它放的摆设,而它就窝在一个角落睡觉。在我看来,它大概一两个小时才会动那么一下。


我问杰诺斯:你已经盯着它十几个小时了吧。不觉得无聊么?它根本不动弹啊。


不会。这是我的工作。”杰诺斯回答。


噢,乖孩子。


“另外,它在到达这里后的十四个小时零七分里,有三次整体挪动了较远的距离,有八次动了一下头部,有五次摆动了尾端。”


噢,好吧,我早应该知道的。


房间里藏着十几个摄像头,温度、压力传感器、麦克风等等,那就是杰诺斯的知觉来源。它能感受到的比我们更多。有些板块下藏有它的机械臂。除了那个生物体,整个房间的状态是在杰诺斯掌握之下的,设计时就是这样。整座设施的其它地方也有它的摄像头掌控着。它是我们的管家。


杰诺斯开始正式工作也不久。我们的处境差不多,所以我会想跟它多说几句话试试。人工智能全都聪明绝顶,它们那精细设计组装出的电子脑,就算边和我聊天边关注房间里的动态,也不会出任何差错。


到现在为止,我试图和它扯一些人类的话题,而它的态度既不冷淡也不怎么感兴趣,就像机器就像工作狂。


完全,没有我手机里的那个可爱!


我不想把气氛搞僵。我们还要一直做同事。“它动了。”嗯,我知道,又微微换了个睡觉姿势。“它开始活动了。它展开了身体。”什么?我从椅子上弹起来,贴在玻璃上想看清一点。但它的位置离我有点远。你在录像吧,我问杰诺斯。“一直都在录像状态中。”


等我注意力再集中,那条蛇已经窜到房间那一头的边缘了。间隔时间真的很短,我理解到他们说的“如同瞬间移动”的感觉了。它前半部身体直立。那里是门的位置,但关上后应该是完全看不出来的……它做了什么?我只听到一丁点响声。“它的头部以较快速度撞击了一下墙壁。那个位置产生了一块凹陷。”说好的这是能找到的最坚固的建筑材料呢?我觉得面前这块玻璃简直是为了碎落一地好扎我的脚而存在的。


“门没有被破坏。它没有继续毁坏的行为了。”噢,谢天谢地。这件事一定要马上报告。再等等。我看着它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好像才睡醒,察看一下这是个什么地方。


它忽然停住不动了,盯着墙角的一个方向。像是僵住了,但气氛跟凌迟一样。


“它在……与我的六号摄像头对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杰诺斯表现出迟疑。噢,它一定也被吓到了。谁看到这场面都会被吓到的。摄像头一类的东西都是被藏住的,不可能被咬伤损毁,但看在刚才那一撞的份上!这房间可以被轻易毁掉,如果这家伙想。它的行为表现了一种耀武扬威的态度。我还是先去报告了。我让杰诺斯好好盯着它。这完全是废话。杰诺斯迟钝了好几秒,才回答我说“好”。可怜的孩子。


 


3 某研究员的记录片段2


我整理完了一批资料,关于曾经被捕获的怪物们。天上地下,我认识的不认识的动物都有。它们有些易辨认的形态特征与一般动物相同,除此之外它们是唯一特别的个体。从前我只了解过一部分,那里面甚至还有很多误传。它们一直都是传说故事的主角,尤其是唬小孩的那类故事。


我的感受是,我们的世界太危险了。我都不想出这个门了。感觉一推开门就会有什么等在那里东西冒出来,把我吃掉。


咳。妄想归妄想,工作还是得做。我主要看的是资料里关于怪物们心智的部分。有不可忽视的一部分怪物曾被证实有可达到人类级别的思维能力。有与人类建立了一些沟通的个例。


没有与人类达成和解的先例。它们或作乱直至寿命终结,或被人类杀死;在那种情况下我们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


让怪物可以用人类语言与人进行沟通,是不可能的事,发声器官的生理构造上不成立。所以,我们又要谈到杰诺斯了,我们相处还算愉快。它对工作很专注。这是设计编写出来的对吗?我对人工智能那方面一窍不通。我只知道怎么让我手机里的小家伙说我指定的话。它很懂得用我想要的那种音调。它被设计成这个样子。所以我想,就是这样。


杰诺斯被试编入了特殊的能力。它可以通过扫描与别的生物脑电波建立起联系。它很聪明,它可以很快理解对方脑中的,那种“语言”。就像它一天内能学会一门新语言一样。一天都用不到!我们没法理解的,太难了。于是,它可以通过电波与其它智慧生物交谈,再把它们谈的内容用我们的语言告诉我们。赞。


这种能力已经在人类对象身上试验成功了。而对其它普通的动物效果很差。也许是因为它们不成形的思维水平。那么,如果怪物们拥有与人类水平相当的思维,我们就可以通过杰诺斯与它沟通了。对,这就是我要说的。


他们打算用关在那个房间里的家伙来试验。


我也不知道我担心些什么。与其它类型的试验相比,这算是很无害很安全的了。我应该相信杰诺斯,它很聪明的,应该不至于几句话谈得那家伙窜起来撞破玻璃咬死毒死我们。


这项能力对杰诺斯的负荷比较重。它得全神贯注去做。等它们的谈话结束了,它才能将内容告知我们。在那之前,我们要在一片静默中等待。


不知道要等多久。这绝对让人放不下心来啊。


 


4 它们的谈话片段1


你为什么要称呼我“您”?


“您在世界范围内的活动,被录入档案的也至少有三年之久;我是一台由库斯诺博士主导的小组设计制造出的人工智能,诞生才仅仅一个月。您曾在真实的世界里生活;我只通过资料了解过一些世界的基本构造。您有属于自己的完整独立——的身体,您可以操控它去任何地方,而我拥有的只有一个处理核心。您已经杀死了几百人,我——


简洁些!脑子要炸了。


“我崇敬您。这样表达正确吗?”


不要再问这个。我没理解障碍。


“是的。很好。”


人类要你告诉我什么?


“实际上,现在只是试验。任务仅是确认可以建立沟通。他们没有规定我要说的话。我猜,大概,‘你好’吧。”


(嘲笑)


“您的右眼正盯着我的六号摄像头。您已经多次这样做。”


这是你的眼睛。


算是。这是所谓的第六感吗?您在这方面也十分强大。”


不知道。我觉得,交谈,应该面对面。


我从这里看着你。你看着我。


“这种形式的交谈让您觉得不舒服吗?”


好像没有。只是有点奇怪。


新事物。与第一次爬上汽车时的感觉,相像。


“好的——说来,您真的到过海外?”


是。我搭过几次飞机。


密封拥挤的空间。在高空,人类无处可逃。一场盛宴。


只是我睡着了。


“您为什么开始主动袭击人类?”


不知道。想法,忽然就有了。想那么做。


是所谓的兴趣吧。


 


5 某研究员的记录片段3


试验成功后,所有人都在提出问题。一长串清单。


我看了两眼。“你觉得这里的环境好吗?”“你是怎么搭乘交通工具的?”“你偏爱的食物?”


扯得有点远了。


我们将这份清单精简了一下,先问重要的问题。


“你想离开这里吗?”


杰诺斯回答:“说不想,但只是现在,暂时的,他强调。”


有人提出将现有的实验计划时间再缩短一些。可过于频繁的接触也许会引起它的不满?我们所有人都很怕它的心情变糟。我们拦不住它。


杰诺斯:“他没有回答问题。他在装睡。”


经过一番讨论,我们统一了意见,它愿意待在这里的原因可能是睡得挺舒服。杰诺斯研究了搜集到的体征数据,也同意这猜测。那我们与它接触的时间就由它什么时候睡醒了、心情愉悦、比较活跃而定。


听起来不错。这样的话我们必须随时处于备战状态。工作开始的时间可能是早晨九点,也可能是半夜。我们必须有人醒着,等杰诺斯通知我们。说来,它这是在冬眠吗?杰诺斯否决了我的想法,它从过去的报告中得出睡眠时间与季节无明显关联的结论。


它说:“他的困倦与活跃时间没有确切规律可循。”


就像是由着性子来。


“是的。”


因为没什么东西能拦住它。它太强大了,所以这么任性也没问题。


“是这样的。”


我觉得它与我们现在相处得还可以。我和杰诺斯说,你能问问它,如果它什么时候想走了,能告诉我们吗?给我们一点时间做准备,好减少伤亡损失。好不让我们神经兮兮的。


过了一会儿,杰诺斯说:“他说他会告诉我。如果他到时候还记得。”


没辙。往积极一点的方向想吧,这个回答已经很不错了。


 


6 它们的谈话片段2


“您现在心情好吗?”


你可以感知的吧。用脑电波。


“只是确认。数据只能作为参考。”


还可以。


“人类想取得一些您的毒液样本,用于研究。一般对毒液的研究是为了制作抗毒血清,不过在我看来,毒性发作几乎无延迟的情况下,这没有多大用处。”


怎样?它们放一个进来让我咬吗?


“不是。是我操控一具仿生手臂伸进来,您轻轻咬一下就可以了。是仿真的,味道不如活体生物要好。”


是你的手臂吗?


我认为不是。这只是一件我能操控的工具。您伤害它的时候,我能取得样本,还有压力等数据,但我不会有人类所谓的疼痛。我还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信号。”


那就是说,我咬断它你也不会痛。


“是的。如果您毁掉它,我们就得不到您的毒液样本了。那样做能让您心情愉快吗?”


不知道。也许。


“没有谁能干涉您怎么做。您是自由的。”


我当然是。


 


7 某研究员的记录片段4


取得毒液样本的接触很成功。之前我们最担心的应该就是它无坚不摧的力量损坏了机械。据说那机械臂在设计时就考虑了“即使部分损坏也能继续工作”,但要是被折断,怎么都没办法了。


它挺配合的。杰诺斯之前表示希望不大,这一次它错了。被咬的部分有轻微损坏,但比起之前的案例已经留情多了。


“他控制了力度。”杰诺斯说。你是不是觉得惊奇?我终于有机会嘲笑它。你到底为什么觉得会失败?


大概作为人工智能,它在对感情的分析上不那么准确。我是不懂,只是听说过,单一因素分析很简单,但复杂的感情分析一直是个难题。在我看来杰诺斯在感情系统上没有什么突破,它特别死脑筋。可能这样的设计适合于进行工作。


它没回答我。如果它有人类的脸,会露出惊讶的表情么?不高兴的表情?我存疑。


 


8 它们的谈话片段3


“有个问题,是人类提出的,他们把这个问题排在十分后面的位置。只是我想问。”


有话就直说。


“您能和人类和睦相处吗?”


我想不能。现在的情况只是暂时的。我现在不怎么想动。但这段时间总会有一个结束。


“我明白。其实,因为有这段时期的存在,您对人类的伤害比曾出现过的大多数怪物要小。


“只是,为什么不能避开人类,猎食其它生物呢?一般的蛇除非受到侵害,不会攻击人类。”


我知道,以前我也是那样。我说过了,是忽然的改变。


对我来说,这和我会睡觉、会醒来是同样的,普通的事。我杀戮人类。


“您曾经也是普通的蛇类?”


是啊。


“抱歉。也就是说,您不可能和人类处好关系。”


除非它们觉得被杀戮是好事。


“我只是有种感觉,我觉得应该是错觉;我们之间似乎很平和。”


差不多。因为你不是人类啊。


你是被人类制造出来的,你不是它们的一员。


“但我为他们服务。”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所以,您的敌意只针对人类这个种族。”


不是敌意。我不恨它们。


就像我普通的同类不恨鸟或鼠。


“只是吃掉它们。”


你理解了。


 


9 某研究员的记录片段5


通过与那条蛇交流,杰诺斯提供给我们的信息令人震惊。我们的研究处于整个领域的最前线。都多亏了杰诺斯。光是“怪物们由普通生物发生异变而来”这一点就足够一帮人忙活几十年了,这是一个全新的研究方向,凭这个就能让这整场实验载入史册。


而另一件事,我们都不太能理解。攻击人类没有任何动机?有人问杰诺斯它们交流时是否对方有说谎的可能。它回答说:“我判断没有。”它是结合体征数据变化做出这个判断的,具有可信度。


杰诺斯说:“我查阅了历史资料。曾出现的怪物攻击人类的原因也基本模糊。被确实损害利益的是极少数,同时有很多原因属于纯粹的猜测。”


人类与其直接沟通的技术我们也不能在这里试用。“他没有与人类沟通的意思。如果他没有意愿,只是单方面打扰他,”我们的杰诺斯说,“我相信他会发怒。”


万万使不得。


这几天的实验计划是对它的能力有更详尽的了解。因为那需要它有个心情好、比较活跃的状态,而它大多数时间是在睡觉,杰诺斯说它有时没有入睡,只是趴着不想动而已;总之,能让我们开工的时间很少,而且转瞬即逝。有两次等我们准备好了,它的兴头已经过去了。


没有任何办法,就算它是在耍我们,我们也得照单全收。


它的体表坚硬度,测试的材料,包括一些新型合成材料,无一幸免,都被它一头撞碎;我们只能得出“这种材料还不够硬”的结论,没什么用。咬合力上限值我们没有得到,所有的仪器都被它弄坏了。我们仅能得知这个数值应该远超出仪器测量范围的上限。速度方面,在我们人类的眼睛看来它依然是“瞬间移动”,只有杰诺斯可以捕捉到。


它给出了一个数据,然后说:“我认为他没有认真。他始终处于放松甚至于怠惰的状态。”


即使如此,它的数据也远超记录中的其它怪物。它简直是——哦,它们就是怪物来着——怪物中的怪物。如果它对人类的那种“兴趣”不是仅仅偶尔发生,呃,我不想这么说,但是,说真的,我们就完了。


在我们都感到毫不夸张的“可怕”的时候,杰诺斯反而说:“不需要那么担心。它只是个体,而人类是个数量很大的族群。”


我就知道它的感情有点问题。现在确实不用担心,因为那家伙在休息,杰诺斯已经根据它的喜好将室内情况做了细微调整,让它能更喜欢这个地方,也许能让它维持现在这样安全的状态更久一点。


但它总会重新提起那个“兴趣”的,对吗?我们都不知道它认真起来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它现在展现的一切足够引起全人类的恐慌了。


透过那扇玻璃,我望向它,它在假树上爬行,那么悠哉。它拥有我们无法抵挡的力量,它与全人类敌对。我们的研究只能让这份恐惧更真实。


我忽然想,这些生物就像是人类的“天敌”。我们一直以为自己最厉害。自然规律从不偏袒。


 


10 它们的谈话片段4


“您很美。”


你一个小时前说过这句话。


“事实上,是一小时三十三分之前。您自己不觉得吗?”


没有。我不知道。我没注意过。这有意义吗?


“我只是说出我的感觉。从您到达这里开始,我就在看着您,直到现在。


“第一次看到您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到现在,我已经注视您两百小时以上,而我还是有一样的感觉。我有些迷惑是您的哪一部分让我产生这种感觉。”


我不能解答你的疑惑。


“也许是您黑色鳞片的光泽。也许是那些红色斑纹。也许是您的眼睛。”


(沉默)


“您咬碎试验材料的瞬间。您蜷曲的身体。是组成您的一切。您很美。”


你几分钟前才说过。


“您很强大,也很美。您必须承认。”


好吧。


“您现在想睡觉了吗?”


不怎么想。只是觉得你有点吵。


“您每天的睡眠时间在缩短。您的休息时间是要结束了吗?”


我想是的,从前也是这样。感觉就在两、三天内。


“您要离开这里了?”


离开时我会告知你的。


“您要是离开了,就再也不能和我这样说话了。”


我以前也是这样过的。要不然呢。


再说了,你为人类服务。你是站在那一边的。


你以为我们能和睦相处多久?


“您在这里的时间里没有进食。您有什么很喜欢的食物吗?我可以让它们送一些进来。”


人类。


(笑意)


 


11 某幸存者的笔录片段


杰诺斯没有提前通知我们。肯定是它没有说,并且将时间故意选在晚餐结束后。这是个大伙儿都比较放松的时间。它这是在报复。它自己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捕捉的。


我被警报惊醒的时候看过表,两点一刻。我们之前拟定过这种状况下的疏散计划。你们有设施的平面图。我跑出睡觉的那个房间,很快遇到另外几个人。杰诺斯为我们指了一个方向。


我们都全力在跑,根本顾不上什么财物,就像看不见的怪物在追逐我们。那家伙的速度不是也被称为“瞬间移动”吗?杰诺斯在走廊的电子指示牌上指引我们路线。我记得拐了三个弯,下了一层楼,杰诺斯的声音从广播传出来,叫我们当心。我当时一听,想,完了。


我因此停了一下脚步,落在了几个人的后面。几秒后拐弯,走进一条较窄的走廊,灯光闪了闪,我抬头,看见了它。它趴在天花板上灯泡的旁边,尾端朝着我们。我愣住了,但喊不出声。他们几个人还在往前冲,没有停顿。我知道他们那时肯定想着越早跑出去越好。但这害了他们。


我目睹他们被看不见的东西猛烈攻击。他们发出死前的叫喊。那条蛇从他们挣扎然后倒下的身体之间游出来,在灯光下抬起前身,偏过头远远看着我。我这时说不出话走不动路,一身冷汗,怕得跟已经死了一样。它的身影消失的时刻,就是我的死期。


我可能闭了眼睛。但没感到痛。一直没等到。只有声音。我重新睁眼时,一具机械臂横在我面前,大概在我和那条蛇之前位置的中点。它比我在那个房间见到的大很多,从走廊一边的墙壁上伸出。我不知道这种地方也有安装。它半伸展开就挤满了走廊的宽度。然后我看到一个活物,是它,我们惧怕着的那个东西,它的身躯中段被机械臂特殊构造的前端困在机械与墙壁之间。


那是普通的墙壁——也许被加固过?我看到它头尾在挣扎。它的样子看上去居然无法挣脱。这是个逃走的好机会;但我被吸引住了。我们毕竟围绕着它做了这么久研究,但这种场面真是头一次见到。


杰诺斯的机械臂又伸直了一点,它在努力进行压制。但墙壁上出现了一点裂痕。然后那具机械体上又展开了别的部件。这次离蛇的头部很近,被它一口咬碎。像是盛装着什么的容器。


它在发怒。我的心脏跳到快爆炸,但我没有离开。甚至凑近了一步。接近它的几个相似部件都被很快咬断了。然后,我发现,那家伙有变得迟缓的迹象。它的挣扎越来越显得无力,最终停下。


杰诺斯让这家伙安静下来了。我目睹了全程。我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然后,它温和地提醒我,应该趁早离开那里。


 


12 它们的谈话片段5


“您挣不开这个。根据您现在的活动范围与力度,我认为您是挣不开的。省点力气不好吗?”


放开我。


“抱歉,我不会那么做。”


放开我。


“不行。我想您对自身的弱点也有一定的了解。但您不会告诉我。比如局部的限制,像现在这样。这样挣扎很费力,可能会伤害身体,我建议您停下。现在您的头部和尾都无法对它造成有效损伤。而您的中段,与我曾模拟的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发挥不了有力作用。”


(挣扎与沉默)


“我连续观察您有三百个小时了。我分析了所有关于您的资料。我知道您爬行与发动攻击的习惯。没有谁比我更了解您。


“您不认真对待任何事物,包括我。如果您对逃脱认真些,我是不可能困住您的。我能得手也有趁您不备的缘故。我很珍惜这次机会。”


我会摧毁你。


“现在困住您的只是我的一件工具。您要毁了我的电子脑,才算是毁掉我。不过,以您现在的状态,我认为不容易办到。您现在甚至不能摧毁这件工具。”


我可以毁掉这堵墙,然后挣脱。


“是的,您毁掉它也需要一些时间。


“我发现您脑中有一个特殊信号。我没有见过这个。这是疼痛吗?”


……


临走前真的告诉了你,是个错误。


你对人类忠诚。


“我不关心人类。如果您喜欢,杀戮它们也没什么。我不是它们的一员。我这么做是为了将您留下。”


为什么?因为没了我和你聊天你会寂寞吗?


“您的身体上沾了一点人类的血。和您的斑纹是一样的颜色。这样的您也很美。经过对比,我认为您的右眼比左边更美一些。我更喜欢它。请用它注视我。”


别扯那些无意义的话。


“我没有自己的身体,暂时。但我可以努力得到。人类是很好利用的动物。它们很快会为我制作一具的。到那时,我就自由了。在那之前,我只能限制您的自由。


“您必须留在我身边。”


我不需要你。我不想被你困住。


放我离开。


“抱歉,我不会那么做。您必须留下,和我在一起。”


你……


“我知道您的生理特征和普通蛇类相同。我知道您是由那里转变而来的,经过透视,内部也应该是普通生物的结构。实际上,我昨天在房间内用低浓度的安眠气体做了试验,证实了您会受其影响。人类还在您坚不可破的表皮上兜圈子,我不能一直等到它们发觉这条捷径的那一天。”


……


“它们的思维能力被恐惧心影响了。您也被您对我的愤怒影响了。而我不会。不过,我知道了感情是件十分美好的东西。它让我有了目标:阻止您离开。阻止任何会促使您离开我的事物。”


……住口。


……


“您必须留在我身边。


“您必须留在我身边……”


(数段重复的语句)


 


 



评论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