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心有脑洞而力不从心|

海窟

杰诺斯第一次遇到sensei的时候还以为那也是一个倒霉的的船员,被海水卷进这个海窟。甚至担心在消灭蚊后时会伤及无辜。在他以为那个人要被他的大意而害死时,那个人像虎鲸一般越出水面咬住蚊后,迸溅的血浆洒得那个人一头一脸,那是一条人鱼。
sensei实在是一条特殊的人鱼,他没有头发,这样一来带着一对魚鰭的脸庞就看着格外奇怪,感觉就像是动画里深海王之类的反派角色。肌肉饱满的人类上身,鱼尾是是金色的,尾鳍渐变出一片鲜红,蹼爪尖端是血一般凝重。sensei露出满足的神情舔舐着嘴边的血液,末了还将溅到杰诺斯身上的也舔得一干二净。慢悠悠的游回刚才杰诺斯发现它的白色巢穴,不一会就传来了鼾声。
“博士,我可以申请在岛上多留一久吗?”
“啊啊,可以啊,不过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实际上,我在岛上发现了一条人鱼,我想对它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研究。”
“人鱼?真是罕见的发现!杰诺斯你就尽管留下吧,物资我会用无人机派送过去的,不用担心。”
“对不起了,博士”
“说什么呢,傻孩子。”
sensei只是杰诺斯私底下给人鱼取的名字,sensei从不发声,连威胁猎物的低吼也从未有过。他与sensei根本无法交流,也许它是个哑巴,也许它根本不屑像杰诺斯这样的弱小生物。不需要争得谁的同意,杰诺斯自顾自的将行李搬到海窟里与人鱼开始了同居的观察研究生活。
杰诺斯在暴雨天气不得不提高机体温度维持大脑的正常工作,这时候sensei就会游到他的身边把他拉下水,再小心翼翼的抱着杰诺斯并把脸蹭到发热源处——sensei曾好奇的摸过杰诺斯不同于自己却又同样冰凉的两条金属腿,很不幸,捏坏了。它看着金属和鳞片一样从表面脱落,愧疚的伸出舌头去舔被自己弄坏的伤口,直勾勾的兽眼盯着伤口毫不掩饰,没有血流出却有着和血一样的味道。
杰诺斯有休眠模式,但仍然可以在休眠期侦测到生命体的靠近。杰诺斯用烧却炮点燃预先准备好的火把,黑色的豹尾在地面带起一阵沙石,一只黑豹。细长的身躯与sensei相比竟是差不多的体型,紫色的猫眼在火光的映射下忽明忽暗。杰诺斯没有注意到它是什么时候蓄力的,眨眼之间已经飞跃到了sensei的上方,下一秒就被巨大的鱼尾拍到了墙上,礁砾飞散,整个海窟颤动不已。黑豹颤巍巍的站起,毛皮不复光亮,狼狈的发出低吼,逃出了海窟。sensei仍在吹着鼻涕泡,嘴角的涎液滴到水中。
涨潮的时候并没有预料到海窟会被整个淹掉,杰诺斯根本不具备能浮上水面的条件,沉重的金属身体拖着他不断下沉,大脑极度缺氧。庆幸的是sensei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无视他的存在。杰诺斯醒来时看到的是斑驳陆离的树影,海窟上方的洞穴和岛上的天然井只有在涨潮时才能联通到达陆地。鱼尾像狗尾巴一样激动的拍打着水面,sensei新奇的看着周边的一切。爪子在井缘上抠个不停,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杰诺斯赤手空拳走向丛林深处,不久带了野味回来。山鸡被折断的脖子噗噗的发出漏气的声音,血也跟着呼吸一股一股的射出来。杰诺斯本想让sensei试试吃熟食却被一把抢走了架在烤架上的生鸡,鸡毛带血沾在sensei的脸颊,杰诺斯只能无奈的摸了摸那光光的脑袋。
“现在sensei已经不会抵抗我的触摸了。比起熟食,sensei还是更喜欢生的。”用防水袋装着的笔记本幸免于难。
风暴来临前杰诺斯必须离开,他并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像往常一样回到海窟,手里是一个挂着螺母的细绳,他拥抱人鱼,把绳子绑在它的脖子上
“我要走了。sensei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没有我也不会怎么样。”杰诺斯把玩着螺母看着sensei不解的眼神,用军工刀撬下一片金鳞,尖锐的蹼爪抓去了半边面皮,脸上噗嗞噗嗞地打着电火花。
“交换礼物。”晃了晃手中的鳞片,杰诺斯走出了海窟。
杰诺斯在夹板上看着愈来愈远的孤岛以及平静的海面,并不存在的内心逐渐平稳下来。似乎是收音机被打开了开关,吟唱传入脑海,杰诺斯看着泛着余阳光辉的海面,奋不顾身的跳了下去。船在导航下自顾自的开走了,夹板上的工作日记被海风随意翻阅着。落水人落下的地方只有一串气泡浮到水面炸破,浮光跃金,混杂着一片血红。
end.


感谢阅读!这只是一个关于生物学家博士的改造人助手杰诺斯X最强人鱼埼玉的脑洞,黑豹是索尼克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文中的蚊后只是体型比较大的变异蚊子而已,不然想想老师一口咬死蚊女我都觉得一阵恶寒…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真相往往是藏在糖里的刀子(笑
开放式结局HE请止步
开放式结局HE请止步
开放式结局HE请止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要发大招了:)
杰诺斯发现sensei的时候说过“以为也是一个倒霉的船员”“白色的巢穴”——sensei的巢穴遇难人类的白骨堆积如山,也就是说sensei是吃人的。在消灭蚊后时表现出的速度和后来单方面碾压黑豹压倒性的力量让杰诺斯认识到了sensei的可怕之处,所以留下来不是为了研究,而是为了观察sensei的能力是否会危及到人类以及是否能够驯化。在相处过程中越来越喜欢强大而又美丽的sensei。要抵达或者逃出sensei所在的孤岛单凭个人是无法做到的,因为孤岛周围到处都是暗流,没有机械的帮助根本做不到。杰诺斯推测sensei就是在暗流之处尝试太多次逃跑而导致头发都被湍急的涌流冲没了(233)。杰诺斯发现没有办法改变sensei兽性而要离开,却又害怕sensei跟着船偷渡出跑。sensei不是不会说话只是不屑于开口,人鱼的歌声会蛊惑船员跳向死神的怀抱——大海。sensei只是担心自己的猎物跑了,杰诺斯却误以为sensei想要逃跑,尽管受到蛊惑但也是出于自己的意志,跳下海抱着sensei自爆…
其实真正的题目是:爱上魔鬼的青年∠( ᐛ 」∠)_文笔糟糕请见谅!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