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我首页的所有转载都有授权,请不要二次转载,不要给我的转载点赞评论,支持原作者谢谢

【SBS无差】卡尔和他的星球(end)

蓝:

前情提要:卡尔弄丢了他的星球


————————————————————————


卡尔开始变得沉稳而冷静。学生们寻找卡尔作为纠纷的裁判,卡尔也公正地裁决它们。他仍旧喜欢一个人坐在班级角落看书,但假如他开口说话,必会有人跟随他。


乔和拉娜说,他长大了。


卡尔从未想过“长大”是这副模样,伴随着痛苦、遗憾和无法愈合的伤痕。


“人们都是这样长大的吗,布鲁斯?”


二十一岁的卡尔·艾尔坐在河岸上,望着夜色下静谧流淌的河水。他在河流的另一边,如果那天他成功将地球偷渡过桥,他和布鲁斯本应当在一起的地方。


这一晚没有月亮,繁星显得格外明亮,细砂般洒落在靛蓝色的天穹上。


他见到这样多星星,没有一颗是他的。


卡尔忍不住起身前行,他在两年中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沿着河岸散步,期望能偶遇他的星球。


又一次无功而返后他走进树林,想要寻找幼时的秘密基地——他曾经想将地球藏匿在那里,失去他的星球后,这片树林成为了他的禁区。


地球的寿命最长不过三年,还有一小时,卡尔的二十一岁生日就要结束了。


他最终没能够找回他的星球。


卡尔漫无目的地走在昏暗的树林里,直到他脚下踩到一块松脱的石头,失去重心的身体猛然朝一旁的山洞里跌倒,沿着洞口处陡峭的斜坡一路滚下去。


他的耳中顿时被羽翼振动的声音充斥,漆黑的翼手动物吱吱叫着从卡尔身边飞过,他强忍住呛咳的冲动,抬起手阻挡头顶落下的绒毛与灰尘。


一股奇怪的冲动在他体内升起,卡尔不顾疼痛的膝盖跑向洞口,在林中追逐着那些蝙蝠。


黑色有翼的小动物在一个湖泊边缘失去踪迹,湖泊与河流相通的位置生长着一株巨大的榕树,根系有一小半因水流的冲刷暴露在外,树根深处散发着柔和而清浅的蓝色荧光。


卡尔几乎忘记呼吸,他狼狈地跑向那棵树,不顾河底淤泥弄脏了他崭新的裤子和皮鞋。青年徒手折断几条树根,直到洞口足够他伸进双手,虔诚地捧起那团荧光。


他的星球浸没在河水里,表面沾染了污泥,内里却完好如初。


卡尔捧着那颗美丽的星球,忽然觉得胆怯。


距这一天结束还有最后一分钟,卡尔深吸一口气,再次回到地球。


 


超人沿着褪色的地毯向前走了一百五十步,穿过玄关、悬挂油画的走廊和楼梯,推开半掩的桃花心木门。


布鲁斯穿着黑色的丝绸睡袍坐在壁炉前,独自一人享受下午茶。岁月并没能夺走他的敏锐,房门被推开的瞬间,老人猎鹰一样转动脖颈看向门口,那个动作让卡尔不可抑制地想起当初他们还年轻的时候,蝙蝠侠蹲在滴水兽上俯瞰城市,在超人降落在他身后时转过头来瞪视他。


已经不再年轻的蝙蝠侠闭了闭眼,朝超人点头问候,仿佛对方只是离开了六天,而不是六十年。


男人将描金的瓷杯放回桌面,几滴茶水溅出来,在袍角上留下圆形的水渍。


“你回来晚了。”他说,语气里夹杂着卡尔熟悉的讽刺,“我恐怕没办法给你办一场欢迎派对。”


卡尔贪婪地将布鲁斯的每一个细节收于眼底,逝去的六十年光阴让男人的青春不再,皱纹与斑痕爬上他曾让世界疯狂的面孔,满头银发代替了卡尔曾亲吻的漆黑发丝。


但有些事情未曾改变,男人倨傲而疏离的神态,那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钢蓝色眼睛。


以及,卡尔的心仍旧发疯一般地爱着他。


在卡尔望着他出神的时候,布鲁斯已经把自己重新安置进靠背椅里:“你打算在那里站到什么时候?虽然我不想承认自己思念你——或许你在自己的时间线上同样没有实感——但即便是对我来说,六十年的等待也有些长了。”


“你……”卡尔下意识张口,却发现自己说不出其他的话,“什么时候知道的?”


“知道克拉克·肯特是超人的时候。”


卡尔以超人的速度飞到壁炉前,惊诧不已地与他对望:“可你是怎么——”


“超人一度离开地球二十年,而克拉克·肯特的养父母却不过五十岁出头;此后我追查超人的出现时间,发现一个相对固定的周期,于是你的世界与这里的时间比大概是……一比二十五至三十五之间?”布鲁斯露出狡黠的笑容,将他的推理展示在超人面前,双眼像从前一样闪烁着锐利的光,“另一方面,你在报社的同事从未发现你的缺席,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某种魔法,但至少证明你对这个世界有某种控制力。”


卡尔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世界第一侦探的能力,但无论他见到这样的蝙蝠侠多少次,都像是亲眼见到锐利的剑锋出鞘,奔涌的肾上腺素令他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确切的说,一比三十。”他说,下意识咽了口唾沫,“但你是如何相信自己生活在一个被创造出的世界里?”


布鲁斯的嘴角弯得更高了些,他不得不重新端起茶杯挡住那个笑容:“我将它作为可行的结论之一,你刚刚证明了它。”


“所以你拒绝我。”卡尔喃喃自语,“你知道我是什么。”


“我很抱歉。”布鲁斯说,向超人伸出一只手,“我知道这对你将会很难,但我没有办法真正摒弃我的私心。”


卡尔被无形的丝线牵引着飘向他,将脸颊贴靠上粗糙的掌心。布鲁斯深深注视超人,浅蓝色眼眸像星光下的湖泊,明亮又忧伤。


长久以来卡尔一直没有寻找到的答案从水面下浮现。


蝙蝠侠是影子,是恐惧,是复仇;而在冰冷坚硬的外壳之下,布鲁斯的心灵纯粹如同玫瑰、白焰和钻石。


他拥有如此多的爱,才如此憎恨蝙蝠侠。


卡尔倾身向前,吻那双苍白的嘴唇。




卡尔坐在布鲁斯脚边的地毯上,发卷亲昵地贴靠着对方的大腿,为恋人讲自己的故乡,意外的生日礼物和那一晚他的世界如何从桥上坠落。


“……是我轻率地做了选择,我本可以给你一个更好的世界……”


卡尔的声音被颤抖的喉头哽住,单词破碎在断续的哽噎里。温暖干燥的手指碰触他的侧脸,轻柔而不容反抗地抬起他的下巴。


“你叫什么名字?”布鲁斯问,“我所爱的人叫做什么名字?”


“卡尔。”卡尔听到自己的声音,遥远得如同沉在水底,“卡尔·艾尔。”


布鲁斯对他微笑,依稀能看到年轻时英俊的容颜。


“能把牛奶罐递给我吗,卡尔?”


卡尔被这句话压垮,不堪重负地跪下来,伏在男人膝头放声哭泣。


“对不起。”他哽咽着,一遍又一遍复述他的歉意,“对不起。”


很抱歉我曾遗弃这世界,很抱歉我赋予你的苦难,很抱歉我用了这么久回到你身边。


温暖的手掌覆在他的头顶,苍老的手指穿梭在年轻人漆黑浓密的卷发间。


胡桃木地板、墙壁与他们头顶金色的水晶吊灯逐渐分崩离析。


“我感谢你曾为这世界所做的一切。”


“感谢你爱我。”


后来卡尔无数次回想起这一天,他站在高大的树木下,手捧灰暗的星球,脚下是明镜般平滑的湖泊,倒映着盛夏夜晚的漫天星辰。


超人的美好品质再次回到他身上,让他勇敢、善良,不再怨忿。


在二十一岁那年,卡尔·艾尔终于长大。


不因为他受伤,而是因为痊愈。


FIN




(终于搞定一个……心累ing……其实他们和真正的超人与蝙蝠侠只是差别了没能够六陪伴对方的十年,超人和蝙蝠侠的关系【年龄差】本质上差不多就是这回事吧==|||)

评论(2)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