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杂食不洁癖

【SBS无差】卡尔和他的星球(6)

蓝:

前情提要:克拉克和布鲁斯吵架后和好,有些事情正在慢慢改变


————————————————————————


蝙蝠侠在坠落。


在阴暗的下水道里,贝恩折断了他的背。


超人没能及时救下他。


卡尔本可以救他,如果他在那里。


但卡尔是个正常的青少年,他需要吃饭,睡觉,解决一个真实人需要解决的问题。地球的时间是现实世界的三十倍速,他用半个地球日的时间吃饭,他睡觉时地球转过十圈,他不能——他没有办法一直关注他的星球。


他只来得及在贝恩准备踩断布鲁斯的颈骨时赶到,热视线因为惊恐与愤怒失了准头,仅仅在对方左肩留下一个贯穿伤,贝恩发出一声酷似野兽的咆哮,逃窜入下水道深处。


超人没有去追那个罪犯。他仓皇无措地漂浮在阴暗潮湿的地下管道里,双手悬在蝙蝠侠上方,不知自己应当,或者,能够做什么。


“蝙蝠侠?”他小心翼翼地呼唤。


血液中残留的肾上腺素未完全消退,蝙蝠侠努力睁开眼,聚拢起残余的意识。


“超人……”


他深深注视超人,直至最后的力量散尽,那抹钢蓝色消失在超人的视野里。


卡尔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某种未知其名的藤蔓缠绕在他的心脏上,盘根错节,像童话中公主沉睡的城堡。


那不痛,他只是被困住了。


 


超人设法将蝙蝠侠送回韦恩庄园,阿尔弗雷德承诺会照顾他。


老人向超人表示了感谢,却没有问他是否要留下,超人也没有请求。


他帮不上什么忙。


卡尔曾赋予超人力量、钢躯和操纵冰火之能,却没有任何一种能力可以治愈伤口或疾病。


那时候的卡尔还太年轻,年轻到只想成为英雄。


超人漫无目的地在平流层中飞行,卡尔回忆着寥寥几次用X视线观察布鲁斯时所看到的画面,细数那具凡人之躯上的每一条伤口。


蝙蝠侠总是在流血。


他没有超能力,唯二阻挡在他与罪犯之间的只有凯夫拉与恐惧这两层护甲,其中任何一者失效都会带来不可估量的伤害。即使蝙蝠侠受伤的频率与严重程度在超人开始插手哥谭的“事故”后有所降低,每当克拉克借故与布鲁斯见面,仍旧能在韦恩先生熨烫笔挺的西装下面看到新伤。


罕有人能够拯救他人而毫发无损,就连超人自己也在莱克斯·卢瑟的算计下有数次狼狈不堪,可是卡尔真的很难习惯这一切。


他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因一次无法治愈的伤害失去布鲁斯。


因此他只能更频繁地拯救世界,一旦有片刻闲暇,蝙蝠侠在他怀中闭上眼睛的画面就无数次在眼前回放。


布鲁斯会痊愈吗?


布鲁斯……会死吗?


卡尔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假使布鲁斯就此消失,对卡尔而言不啻于一次毁灭。


这个念头货真价实地将卡尔吓到了。布鲁斯·韦恩只是一款儿童游戏的附赠品,他可以与他交流,和他一起拯救世界,享受他的陪伴……但有谁会因为某个游戏的终结而自我毁灭呢?


他躺回床上时混乱又疲惫,用了很久才终于浑浑噩噩地睡去。


但那个事实仍然在那里,如同房间里的大象般不能忽视。它像一块悬崖边缘的巨石,保持着摇摇欲坠而危险的平衡。


 


第二天卡尔继续以超人身份来到他的星球,却选择把时间用在拯救世界上。


他需要时间来理清如今的乱局。


当他路过中心城时,正好看到闪电侠和绿灯侠正一起坐在某栋写字楼的天台上吃午餐。


绿灯侠和闪电侠在成为英雄前就互相认识,他们业余时间的兼职工作同样完全向对方公开,也经常在一起进行午餐约会。卡尔犹豫了几分钟,决定加入他们。


闪电和绿灯手里都拿着汉堡王新推出的汉堡套餐,鉴于巴里总是买单的那个,他们共享的午餐一般会按照闪电侠的爱好来。


“嗨,超人,又在拯救世界?”


哈尔先看见超人,朝着飞来的超人挥了挥手中的汉堡,又看了眼身边拿着PSP不放手的朋友。


“抱歉,他最近沉迷游戏。”他对超人解释道。


超人婉拒了闪电侠分给自己的汉堡,他并不饿,只是有点渴望陪伴。


和其他英雄在一起闲聊无法完全填补布鲁斯缺席带来的空虚,但远胜独自一人。


在这场短暂的午餐会中,卡尔所能了解到的全部情况是,巴里对这款游戏真的很上瘾,甚至因为绿灯侠故意捣乱,还在两人间爆发了一场小小的武力冲突。


超人摇摇头,抱着手臂浮在空中:“对一个游戏人物倾注感情,那不会显得很蠢吗?”


重新拿起游戏机的闪电侠半心半意地唔了一声,专注于操纵着屏幕上的小人在林间奔跑:“或许?但我选择他,设置他,用他战斗和冒险,他不仅仅是一个游戏人物,他是我的游戏人物。”


“你猜怎么着?我觉得他说得挺对的。”绿灯侠啧啧嘴,从巴里的袋子里拿薯条,“人类就是这么多愁善感,这就是为什么人类这么坏又这么好。”


“所以现在你又是人类分析学家了?”闪电侠飞快按下一套组合键,同时在绿灯侠再次朝自己的薯条进发时精准拍开对方的手,“我还以为蓝大个才是那个外星人。”


“不,我是批判学派的代表人。”哈尔翻了个白眼,“喜欢上某个游戏人物确实蠢透了,可要是你把大把时间花在什么事或什么人上却对此毫无感觉,那才可怕咧!”


“你或许是对的。”超人说。


“我当然是对的。”绿灯侠哼了一声,学着超人的模样把双手环抱在胸前,“我可是掌管整个2814扇区的男人。”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布鲁斯对卡尔那么重要,但卡尔发现的太晚了,而感情如同言语,一旦付出就无法收回。 




卡尔再次鼓起勇气来到哥谭的时候,距离贝恩事件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地球上的三个月。


阴沉的积雨云压在哥谭上空,它们像小巷里永不消失的犯罪和街道上灰黑色的冰冷建筑,是哥谭的一部分。然而在傍晚来临前,铅灰色的乌云裂开一条口子,一束阳光从那条缝隙中投向这座堕落的城市。


超人忽然怯于靠近那栋承载着韦恩数百年历史的大宅,他停留在空中,偷偷用X视线观察卧室的情况。


没有氪石,没有红太阳,甚至没有蝙蝠侠。


布鲁斯·韦恩坐在轮椅上,他穿着睡袍,黑色的丝绸如同夜晚拱卫他。


男人看着窗外,脸上带着克拉克第一次认识他时的表情,那时他们坐在半空中的餐厅里,他注视哥谭如同注视毕生所爱。


穿过窗棂的阳光将他翘起的睫毛染成金色,然后他垂下眼,一个微弱的气音在唇齿间辗转。


那是说给超人听的,所以他不需要大声呼喊。


即使超人听不见,卡尔也能听见。


“Come.”


卡尔永远无法抗拒布鲁斯的召唤。


超人来到窗前,但布鲁斯没有替他打开窗户。


于此相反,他说:“你是超人。”


当布鲁斯再次重复那句话,于是一切暗处的影都被铺开在那束穿透乌云的阳光下,无处遁形——


克拉克,你是超人。”


超人飘浮在落地窗外,阳光穿行在二人之间。


“……对不起。”


“为什么?”


“我欺骗了你。”


“为什么。”男人重复他的问题,钢蓝色双眼冷硬如坚冰。


“我……我想认识你。”超人闭上眼,孤注一掷般将那句话说出口,“我需要你。(I Want You.)”


布鲁斯轻轻吸了口气,眼中的冰层裂开,溢出微小却真实的震动。


他打开了窗户,朝超人伸出手,后者如同被某条看不见的绳子牵引着靠近,直到脸颊贴上对方的掌心。


“我以人们应得的对待他们。”布鲁斯凝视超人的双眼,瞳孔深处仿佛有光芒闪烁,“原谅我生而为人,纵手持天平却耳聪目明。”


超人向前倾身。


平衡最终崩毁,滚石坠入深渊。



评论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