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杂食不洁癖,不混圈,彼此尊重愉快玩耍

【SBS无差】卡尔和他的星球(9)

蓝:

前情提要:卡尔和布鲁斯成为了恋人,但然后呢?


呃……中秋快乐?


————————————————————————


被锁在蝙蝠洞里的时间只能用煎熬形容,阿尔弗雷德送来的红茶和小甜饼对于缓解这种焦虑可悲的毫无帮助。(“指纹识别系统,肯特先生。”对方在超人恳求他打开自己的手铐时表示了诚挚的歉意,“晚些时候我会与布鲁斯少爷探讨他的待客之道。”)


卡尔想回到现实世界去,好让等待的时间变得不那么漫长,但他又害怕错过布鲁斯的归来,或者更糟的,错过对方的求助。因此他只能站在阴暗潮湿的蝙蝠洞里,听水滴落下的声音数着秒,两只手腕被固定在操作台上。


直到黎明来临前,刺眼的白光穿透瀑布,蝙蝠车的轰鸣响彻地下洞穴。蝙蝠侠跌跌撞撞地从驾驶座走下,疲惫、痛苦、破碎并且……活着。


“布鲁斯!”


超人挣扎着想要接近对方,红太阳光剥夺了他的钢铁之躯,手腕皮肤因为他的挣扎在金属的镣铐边缘磨得通红。


蝙蝠侠拖着还在流血的身体走向操作台,关闭了红太阳装置。


超人扯开手铐,第一时间将他抱在怀里。


“小心点,”男人嘶声警告,却没有挣脱的打算,“我断了两根肋骨。”


超人触电一样放开手,但还是不肯彻底与对方分开,他的手臂保持环抱的姿势贴在蝙蝠侠的披风上,像拥抱着某件被无形外壳包裹的珍宝。


“我赢了。”蝙蝠侠简洁地说。


他隔着护目镜凝望溶洞顶端的钟乳石,它们像蝙蝠侠的披风一样有尖锐而诡谲的轮廓。他的口吻平静而安详,好像终于完成心愿清单上被遗漏的一件事,而不是刚刚斩获一场值得庆祝的胜利。


我甚至不在乎你是不是赢了。卡尔想,我希望你远离战场,像普通的富家少爷一样平安长大,不用每晚穿着紧身衣在街头与疯子或者恶棍战斗。


他理应是被责备的那个,因为他轻率地决定了一个城市的命运,而没有思考它将为生存在城市里的人类带来什么。


这是一个悖论。


卡尔被蝙蝠侠吸引,因此希望男人不再是蝙蝠侠。


超人没有办法就此事对布鲁斯道歉,即使他真的感到抱歉,也不可能告诉对方是什么令自己愧疚。取而代之,他说:“我认识其他的异能者。”


此时布鲁斯已经摘下他的头罩和披风,正在阿尔弗雷德的帮助下处理伤口,听到超人的话,他只是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


“怎么?”他问,“你想搞个超级英雄派对?”


“派对?不,我是指一个联盟。”卡尔对布鲁斯解释自己的计划,“我们把有能力的人聚集起来,一个团体的力量总是高于个人。”


布鲁斯看起来被这个提议惹恼了:“想都别想!我绝不允许那些穿得像圣诞彩灯的家伙踏入我的哥谭!”


“你可以继续保护你的哥谭,”超人飘在布鲁斯身边,试图说服固执的男友,“但如果超级英雄战斗时有后援,事情会简单很多。”


“义警不需要同伴。”布鲁斯用蝙蝠侠的声音嘶声说,“依赖让战士变得软弱。”


“又或者让他们更坚强——我们都需要同伴,布鲁斯,就像你不能没有阿尔弗雷德。”


“这不一样。”布鲁斯嘟囔着,现在他听起来更像是狡辩的男孩,“阿尔弗雷德一开始就在这里了,他是蝙蝠侠的一部分。”


“私以为您对于依赖问题的阐释好极了。”被念到名字的阿尔弗雷德点点头,毫无必要的用绷带在布鲁斯胳膊上打了个美观的蝴蝶结,“或许您愿意先戒除小甜饼。”


布鲁斯没料到自己管家的背叛,他猛地拧过脖子,试图以最凶狠的眼神瞪视对方。


是的,没错,他是蝙蝠侠,不过对方可是阿尔弗雷德。


“我不会允许任何所谓的‘超级英雄’踏足哥谭。”最终布鲁斯咬牙切齿地说,“你也一样,超人!”


他们花了点工夫把异能者们聚集到一起,不是所有异能者都像闪电和绿灯一样热情,也不是每个人都信任他。


但所有事情最终还是走上正轨,他们有了一个联盟,甚至有了一个空间站作为基地。


他们犯过一些错误,不过最后都得以改正,因为他们真心希望保护人们,而且,都是英雄。


卡尔逐渐开始相信自己是那个超人,他从遥远的氪星穿越虫洞来到地球,作为克拉克·肯特在堪萨斯的一座农场长大,与其他超级英雄一起拯救这个星球。


直到他看到那条新闻。


 


“他们要回收所有的星球?”


卡尔坐在早餐桌旁,不敢置信地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播报员,后者正在宣读一项政府决议,强制回收所有已售卖的星球。研究机构已经开发出星球检测装置,女播报员用职业化的口吻奉劝公民们不要藏匿星球。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大张旗鼓地回收一个玩具?”


“它造成了沉迷,工厂制造它们时没料到感情因素,不像饲养一只猫或者一条狗,人们与星球上的生物更容易产生情感联系,事情一旦牵涉到感情就很复杂。”


乔停顿了一下,越过报纸上缘看向卡尔——


“你是不是也有一个星球来着?”


卡尔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


“我有一场私人战役。”他对联盟的伙伴们说,“如果我赢得它,我会立即赶回来。”


其他联盟成员都表示了疑问和关心,绿灯侠甚至坚持要陪同超人前往,毕竟严格来说,整个宇宙都属于绿灯侠的管辖范围。


超人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


从始至终,蝙蝠侠一直沉默地站在影子里。


他没有提问,卡尔也不敢看他。


在父母睡熟之后,卡尔独自翻出窗户,带着他的星球。


与城市一河之隔的对岸是卡尔祖父曾居住的小镇,卡尔小的时候曾经在小镇附近的山林里玩耍,他可以把星球藏在自己的秘密基地。


他骑着自行车穿过大桥的时候,从天而降的酒瓶砸碎在他的车底,与此同时,一个让他后背发凉的声音响起。


“乖宝宝也会在这个时间在街头游荡?”


几个男生在车道对面的人行道上谈论什么,卡尔心里一直想着星球的事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他们,现在佐德朝他走过来,不怀好意地打量卡尔的车筐。


“啊哈!瞧我发现了什么——”佐德戏剧性地张开手臂,“一个星球?”


“佐德。”卡尔跳下自行车,抱着星球往后退开几步,将星球靠在护栏边缘一个供行人休息的石头椅子上,伏低身子做好打架的准备。


如果佐德想从卡尔这里夺走他的地球,卡尔一定会狠狠地踢这个大块头的屁股。


或许卡尔没有佐德高大,也没有佐德强壮,但布鲁斯训练了他,让他比佐德更加灵活,知道该用什么技巧打败比自己更强的人。


“别紧张,我没什么恶意,只是想找你借点钱。”


卡尔在佐德伸手来抓他的时候,迅速出手扣住这个大块头的手腕和肩膀,像布鲁斯第一次给他展示的那样把对方摔在地上。


佐德怒骂了一声,跳起来把卡尔摔在地上。两人在空无人烟的机动车道上扭打成一团,卡尔在人行道边缘的石阶上磕破了额头,也毫不手软地给敌人留下了几处淤青。


然而战局很快因其他人的插手发生倾斜,和佐德一起的两个男生抓住了卡尔,他们反扭卡尔的胳膊,让他跪在地上。


卡尔尝试着挣扎了几下,肩膀上传来的刺痛让他意识到自己没办法挣脱他们。


他不是超人,没有钢铁之躯。


佐德慢吞吞地爬起来,朝卡尔唾了一口,在后者惊恐的目光中举起地球,威胁地晃了晃:“我记得他们要回收这款儿童玩具,我或许应该把它送到回收点。”


“还给我!”


卡尔一口咬上一个男生的手腕,甩开压着他的两个人,凶狠地朝佐德扑过去,但后者在他能碰到自己之前就把星球丢下桥。


那颗星球坠入湍急的河流,柔和的蔚蓝色荧光消失在水底。


“不——”


卡尔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直到感受到疼痛的喉咙,才意识到发出那个声音的正是自己。


他徒劳地朝护栏下方伸出手,冰冷的栏杆硌在他的肋骨上。


“瞧瞧,我们可爱的小家伙。”佐德发出鸭子一样难听的笑声,充满恶意地咧开嘴,“你是不是要开始哭鼻子了?”


卡尔沉默地攥紧拳头,用一记直拳打断了佐德的鼻梁,并在后者的同伴将他拉开前在对方肚子上打下足以让这个混蛋铭记两周半的一拳。(“能够造成足够的疼痛却不容易留下痕迹。”布鲁斯一边说一边示范性地把拳头顶在克拉克的胃上,“如果有人抢了你的女友就可以试试这个,但你不能用超人的力气打这拳。”)


他用自己学到的所有攻击技巧与佐德和他的走狗们战斗,被打倒后又爬起来,直到他成为在场唯一站着的人。


“如果你再来找我的麻烦,我发誓会打断你的胳膊!”他踩着佐德的胳膊怒吼,不在乎流进眼睛里的血,“现在给我滚!”


卡尔匆匆跑下河堤,试图找回自己的星球,但已经太晚了。


他在禁闭中度过了那个炎热的、仿佛没有尽头的暑假,他从窗口俯瞰拉娜的花园,花坛里盛放着五颜六色的花朵,没有郁金香和玫瑰。


新学期开始时,学校里的男生不再暗地里嘲笑卡尔,他们小声议论他是如何打败佐德,甚至邀请这个书呆子参加他们的生日聚会。


直到很多年以后,卡尔仍旧不明白事情在他十九岁这个暑假是怎样运作的,他打伤了佐德却赢得其他同学的尊重,被拉娜关了禁闭却没有丝毫歉意。


他失去了他的星球。






别紧张,还有一章故事才讲到底。

评论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