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杂食不洁癖

【SB】全世界都知道蝙蝠侠是Alpha(2)

蓝:

《World's Finest》同人,ABO,私设多


简介:全世界都知道蝙蝠侠是Alpha,以及全世界都知道布鲁斯·韦恩是Omega。


——————————————————


2


“昨天超人救了我。”路易斯一如既往用这句话作为一段聊天的开头。


“我看到了。”克拉克埋头整理自己的领带,想让它看起来挺括一点,“《星球日报》第219期头版头条,超人制服了劫持飞机的匪徒,一篇好报道。”


他们此时正站在大都市机场的停机坪上,和另外几家报社一起,等候布鲁斯·韦恩的私人飞机。


现在已经比飞机预定降落的时间晚了半小时,然而迟到正是布鲁西宝贝的标志之一,所有记者都摩拳擦掌,准备在飞机降落时抢到一手新闻。


路易斯很少在工作时间表现得如此不专业,当她选择在采访前对克拉克提及超人,只能说明这件事确实烦扰她。


“我喜欢超人太久了。”她说,“而我已经不是刚步入社会的小孩子,或许应当放弃这种天真的迷恋,回到属于自己的生活。”


“可是为什么?”克拉克问,“他……重视你,不是吗?”


他曾无数次希望对方能将目光从超人身上移开,但事到临头,才发觉那意味着两人之间仅有的一点联系也消失。


“一段感情止步于友谊的几率比孕育出爱情大得多。”路易斯摇摇头,踢开脚下的一粒石子,“每次我尝试约会他,向前迈出一步,然后在他能答复前,我们就会被下一个需要超人的意外事件打断,一切回到原点。”


“不过因为他必须去救人,客观条件限制了他。”


“噢,我的小镇男孩。”路易斯叹了口气,怜爱地看着这位高大却单纯的后辈,“爱是世界上最主观的事物,让一个人拒绝和你约会的唯一原因,只因为对方不愿意赴约。”


“或许他仅仅是……不擅长经营一段感情?”克拉克干巴巴地说,彻底放弃了拯救套装的努力,任由那条红黑条纹的领带像缩水的咸菜一样垂在胸口。


也许超人应当在下一次英雄救美时直视对方的眼睛,主动邀请她在孤独堡垒共进晚餐?他可以让堡垒的AI准备最出色的烛光晚餐,为美丽的女记者献上氪星的玫瑰,然后……好吧,路易斯说得没错,他就仅仅是无法以超人的身份赴约。


克拉克喜欢路易斯·莲恩而路易斯·莲恩喜欢超人。


不过全国至少有一半Omega对着超人的红内裤自慰过,剩下的一半则是在意淫。Alpha们一般不会将超人列为自己的假想敌,正如同人们通常不会将布鲁斯·韦恩作为测量自身财富的标杆。


但路易斯·莲恩是那个“超人总来救的女人”。她平均每周都有一至五次不等的机会近距离接触超人,如果评选大都会与超人相处时间最长的人类,女记者将当仁不让地成为冠军——莱克斯·卢瑟除外,当然。


没有人能够和超人争Omega。


办公室里几个与克拉克熟识的员工都为老实的大个子感到遗憾,克拉克自己亦如此。


人们绝不会把克拉克·肯特和超人联系在一起。来自堪萨斯的小镇Alpha闻起来像是玉米与土地,与他平凡的外貌一样不起眼;而神之子的信息素强大炽烈,仿佛光辉灿烂的太阳。


与由基因决定的性种不同,信息素更多受到后天因素影响,一个人在青春期所处的环境、性格乃至心情都或多或少影响着腺体内的生化反应。


现代医学认为,信息素的作用正是将拥有者简单明晰地“介绍”给潜在配偶,故而信息素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拥有者本身;而那些遭逢大变后信息素气味改变的病例,进一步证实了这个理论。


克拉克·肯特在斯莫维尔的农场长大,一望无际的玉米田是承载他孩提梦想的乐园。直到亲眼目睹父母遗留的影像与毁灭的故乡,因乔的鼓励而决定成为一名英雄;那一日他在城堡的水晶尖顶下醒来,信息素里混入阳光的味道。


为地球奉献了光与热的恒星,距离人类1.5亿公里。


超人只是氪星遗留下的一点残骸,真正拥有完整的一颗心,被爱过也可以去爱的,一直是克拉克。


~·~·~·~·~


全世界都知道布鲁斯·韦恩是个Omega。


作为韦恩公司的继承人,布鲁斯·韦恩是个名副其实的聚会动物。他的私生活混乱、奢靡又放纵,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哥谭与半个大都会的报纸娱乐版。


无论如何,这位拥有全美最高身价的Omega只约会Beta和Omega。因为布鲁西宝贝——按他本人的话说——“对那些对我屁股感兴趣的人不感兴趣”。


路易斯对韦恩先生的评价并不高,毕竟她是这样一个独立强势的Omega,对于仰仗父辈余荫的公子哥从来好感欠奉:“我只听说他是哥谭败类,有钱娇贵还……超级帅。”


当那位公子哥迈出机舱,娴熟地对着下方的闪光灯露出微笑时,她显然改变了自己的观点。


克拉克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撞入一双宝石般璀璨的蓝色眼睛。


传说中的哥谭王子完全没有辜负他的名声,除了那双夺人心魄的眼睛,他还同时有英俊的脸孔与贵族的优雅姿态,勤于锻炼的身体在裁剪得宜的西装下呈现出流畅的肌肉线条。


如果说超人是飞行的信息素,能让任何Omega双腿发软;布鲁斯·韦恩就是行走的春药,能让所有人一见钟情。


路易斯已经像赴男生约会的小女孩一样整理头发,想让自己显得足够诱人。


克拉克悲哀的意识到自己这次面对的是怎样的强敌。


布鲁斯环视挤满记者与摄影师的停机坪,目光在克拉克二人所在的角落停留了几秒,随后缓步走下舷梯,彬彬有礼地朝女记者伸出手。


“星球日报,对吧?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布鲁斯·韦恩。”


酸涩的嫉妒感让克拉克头脑发热,他的身体自动挤到路易斯身前,握住对方的手掌——


“您好,我是星球日报的克拉克·肯特。”


这个距离下,克拉克能够清楚分辨出布鲁斯·韦恩的信息素,花花公子闻起来就像是……刚出炉的、热气腾腾的小甜饼。


克拉克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小记者难得一见的勇气并没能拯救他的爱情,善于辞令的韦恩先生熟练摆脱他的纠缠,他毫不吝啬地使用各种溢美之词赞赏路易斯的工作,趁机向后者提议一次双人晚餐。


布鲁斯的神色中带着对这位英姿飒爽Omega不加掩饰的惊艳与孩童般天真的诚挚,克拉克怀疑是否有人能够拒绝他。


好吧,就算有人可以,也不是路易斯。


不,克拉克在心里对自己说,他是遵纪守法的美国公民,绝不会真的想给布鲁斯·韦恩套个麻袋。


还未等克拉克想出其他方式令路易斯改变心意,另一个问题突兀地出现在超人面前:小丑来到了大都会。


超人对于这个哥谭的特产的疯子有所耳闻,老实讲,他并没有对此感到十分忧虑——既然身为普通人类的蝙蝠侠都能够处理这个罪犯,超人只会更加轻松地解决此事。


按照线人的消息顺藤摸瓜找到黑帮名下的酒吧,超人从天窗飞入的同时,就意识到自己来晚了一步:大堂已经变成一个小型战场,房间内唯一站立的男人背对超人站在门边,穿戴黑色头罩与锯齿状边缘的斗篷,手中还掐着一个人的喉咙。


蝙蝠侠。


他应该猜到的,既然小丑潜入大都会,蝙蝠侠当然会追逐他的死敌而来。


酒吧隶属于一个在道上有些势力的黑帮头子,现在这位体重超标的Alpha被蝙蝠侠揪着衣领压在门上,完全没有平日里号令手下的神气劲,活像只鹰隼爪下的兔子一样瑟瑟发抖。


超人一直不赞同暴力,因此他从房顶飞下,在蝙蝠侠对那个黑帮头子做出进一步恐吓前,伸手按住黑衣义警的手腕:“够了,蝙蝠侠。”


蝙蝠侠转头朝他的方向看过来,手中还掐着俘虏的脖子。


黑色面罩遮住了男人的上半张脸,露出来的部分只有线条坚硬的下巴与紧抿的嘴唇,那一小片苍白的皮肤下方散发出超人熟悉又陌生的信息素:寂寥、沉重而压抑,仿佛哥谭陈腐的锈迹与灰尘。


有那么片刻,超人甚至怀疑蝙蝠侠并非某个真实存在的生物,而是哥谭精神具现出的实体。


护目镜后的眼睛眯了一下,蝙蝠侠缓缓松开禁锢猎物的右手,转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来人手臂。


超人完全没料到对方的动作,猝不及防下被他心目中的同类用一个过肩摔扔过半个房间,后背重重砸在卡座的桌子上,压碎了一排花花绿绿的酒瓶。


嘿,这可太过了!


超人从一地碎玻璃里爬起来,抓住蝙蝠侠的斗篷,像甩开一只布偶那样将他丢到墙上。


任谁被莫名其妙地摔在地板上都会恼火,更不用说那些五颜六色的酒液还在顺着他的头发和衣服往下流——堪萨斯来的小镇男孩性格老实得有些懦弱,但脱下土气的黑框眼镜和旧西服后,内里那个Alpha的脾气可算不上好。


如果在这里的是一个普通人,肯定已经受伤了。


超人一直憧憬着蝙蝠侠,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将蝙蝠侠视作志同道合的伙伴,或者神交已久的挚友,因此他更加不能容忍对方在自己的城市里随意伤人。


他本以为蝙蝠侠会是个更出色的超级英雄。


蝙蝠侠从地上坐直身子,超人把他丢出去时下手不轻。不过即便他此时跌坐在墙脚、在对手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男人仍旧不动声色,带着一成不变的、万事尽在掌控的从容,披风下绷紧的肌肉线条意味着蓄势待发的反击。


能够以凡人之身直面被称作人间之神的氪星人,无疑证明了哥谭义警坚不可摧的意志,可惜在眼下的场景中,他的冷静只会激起另一个Alpha的征服欲。


这就是Alpha之间的问题,信息素的相互挑衅像一个自催化反应,一旦开了头,激动的情绪只会促进腺体分泌更多信息素令冲突加剧。


“我听说你是疯子,没想到你还这么傻。”他说,以胜利者的身份走近坐在地上的人。


如果他们两人能以更加和平的方式见面,超人敢肯定自己可以冷静地去理解另一位英雄的价值观。但它已经发生了,最糟糕的初遇,本能要他使蝙蝠侠屈服在自己的权威之下。


一般情况下超人确实会尊重其他人的隐私,但蝙蝠侠恶劣的态度、期待落空的失望以及高涨的信息素都激起了他的火气,他抱着想给对方一个小教训的心态打开X视线。


然后他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肯特?”


信息素的咒语被打破,被叫破身份的冲击让两名超级英雄同时愣在原地。


蝙蝠侠率先反应过来,他拉过斗篷遮住已经形同虚设的面罩,从喉咙深处挤出低沉的嘶嘶声:“你作弊!”


“很抱歉……我想这是,呃,习惯性动作。”不习惯以超人身份展开私人谈话的克拉克反射性回答,于此同时另一个问题闯入脑海,“稍等,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信息素。”蝙蝠侠言简意赅地说,“你的手上残留着布鲁斯的信息素。”


“可布鲁斯·韦恩就像美元本身一样受欢迎——我是说,和你握过手的人那么多,你怎么可能知道我是哪一个?”


蝙蝠侠直接被气笑了:“动动你的脑子!肯特!布鲁西宝贝看起来像个喜欢和Alpha握手的人吗?”


红蓝披风之下的小记者茫然地眨眼:“所以你真的是个同O恋……”


闪着绿光的证物袋糊了超人一脸。 



评论

热度(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