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我首页的所有转载都有授权,请不要二次转载,不要给我的转载点赞评论,支持原作者谢谢

【SB】全世界都知道蝙蝠侠是Alpha(6)

蓝:

《World's Finest》同人,ABO,私设多


简介:全世界都知道蝙蝠侠是Alpha,以及全世界都知道布鲁斯·韦恩是Omega。


(后半段处理的很糙因为真的困了……)


——————————————————————


6


趁着布鲁斯还在沙发上睡觉,克拉克用超级速度做了个弊:清洗上药更衣一气呵成,以蝙蝠侠的敏锐程度,甚至都没有感觉自己被挪到了床上。


男人只在柔软的棉布被单包裹住身体的时候咕哝了几声,而后翻身背对克拉克,重新陷入另一个梦里。


克拉克从卧室角落捡回了那条被他扯断的万能腰带,从腰带里找出装着氪石的小铅盒,端端正正放在床头柜上,好确保布鲁斯一睁眼就能看见它。


做完这些事后,克拉克在床边的地板上坐下来,看着熟睡中的男人发呆。他还有一整个客厅的烂摊子要处理,但那些都可以再等一等,或许是刚刚完成的标记造成的影响,克拉克并不想离布鲁斯太远。


除此之外,他还有许多事情需要考虑清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对布鲁斯所抱持的感情。


这件事情很……复杂。考虑到仅仅半小时前,克拉克还坚定地认为路易斯是自己此生挚爱。


他对布鲁斯的感情则难以定义得多。


毋庸置疑的是,布鲁斯身上的某种特质吸引着克拉克,他是克拉克从小到大所有荒谬幻想的集合:以卡尔·艾尔而不是超人或者克拉克的身份与人类相处,不需要考虑对方会不会因知道超人的真正身份而遭遇危险,知道自己的秘密在他那里很安全……


最重要的是,布鲁斯·韦恩可以理解超人。


但克拉克不确定那是不是爱情,它甚至不能只用“超人和蝙蝠侠的关系”来概括。


卡尔·艾尔注视蝙蝠侠的时间太长而认识布鲁斯的时间太短,长到蝙蝠侠已经变成了超人心里的一份执念、一个象征;短到他对于布鲁斯·韦恩的存在尚未有真实感。


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当他从情欲中苏醒,看清躺在自己身下的男人时,涌入心头的感情绝不只有愧疚。


比起爱慕对象的标准,布鲁斯更像是成瘾性物质,一旦克拉克拥有过这一切,他便想要继续拥有它。


布鲁斯的睡姿并不老实,两人在沙发上那场激烈的活动可能让他有些肌肉拉伤,尤其克拉克的单人床还不能满足韦恩少爷对床铺舒适度的苛刻要求。男人往下蹭了蹭,似乎想要找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被单被他的动作掀开一角,从缝隙里隐约能看到胸口一颗小小的凸起,让人想起它挺立时柔韧的触感……


克拉克捂着鼻子呻吟一声,决定去收拾在早些时候的混乱里被毁掉的蝙蝠装和沙发——他最喜欢的那张沙发此时沾满了精液、汗水和血渍的混合物,基本和前者一样失去挽救的可能。


他拆掉沙发的套子,把它拿到公寓楼顶烧掉。


晚些时候要去eBay上淘一个新的。克拉克一边射出热视线一边分心想,他知道网站上有一家店售卖很漂亮的沙发套。


现在的问题是,布鲁斯更喜欢亚麻、棉布还是化纤?


克拉克决定把这一条加入备忘录里,不在乎自己现在的行为简直像个筑巢的Omega。然后,终于,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被自己忽略的事实:


布鲁斯允许克拉克标记了他。


那是否意味着,布鲁斯对克拉克也有友谊以上的感情?


半分钟后,心虚的克拉克用冷冻呼吸扑灭了楼顶一场小型火灾。


克拉克本该用相同方式处理蝙蝠装,但出于对布鲁斯私人物品——以及这套蝙蝠装价格——的尊重,他选择找出一个崭新的洗衣袋,将所有能找到的碎片都拣进袋子里。


他在是否帮对方清洗比较完整那半件制服的时候犹豫过,不过直觉告诉克拉克,这大概不是个好主意。


等到克拉克把一切都收拾好,距离天亮还有很久一段时间。


他偷偷飘到卧室窗外看了一眼,确保床上的男人仍旧睡得很熟后,重新返回客厅,抱着笔电窝在光秃秃的沙发里,从网上查找怎样煎出最好吃的溏心蛋和最蓬松的松饼。


~·~·~·~·~


事实证明,理论和实践之间隔了五个溏心蛋。


当卧室的门被打开时,克拉克正在吃他煎坏的第五个蛋。克拉克闻声转过头去,看到布鲁斯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穿着洗到有些变形的衬衫和长裤。


他赤脚踩在地板上,黑发因为糟糕的睡姿乱翘。


男人看起来完全没有受到昨夜的影响,他甚至还随手用克拉克的杯子喝了水。克拉克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时,放松了紧绷的肩膀。


“肯特。”布鲁斯朝厨房走过来,用挑食小孩子的口吻埋怨,“你用的洗衣粉香味太重了。”


克拉克假装没看到他走路时微跛的姿势。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富有,我需要一些‘实惠’的东西。”他说,朝煎锅内打入一个新的蛋,“我喜欢这种洗衣粉,留兰香的味道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家。”


公寓里的洗衣粉是超市打折时买的大包家庭装,他喜欢这个牌子清新的留兰香气味,更重要的是,特大包装的洗衣粉足够单身男人用几个月。


布鲁斯耸耸肩,没再抱怨什么,他坐到餐桌旁,视线在克拉克身上打转:“有没有头疼、鼻塞或者发热?大剂量摄入Omega激素可能会诱发一些后遗症。”


“我的鼻子还有点堵……”克拉克夸张地吸了吸鼻子,“但我觉得这不会造成什么麻烦。”


布鲁斯发出一个满意的鼻音。


“我会把这条项目加入氪星人的报告里。”他说,像是想到什么,顽皮地弯起嘴角笑了笑。


拉奥啊他笑得真好看。


那不是杂志上常见的、属于布鲁西宝贝的“百万美元微笑”,而是一个更加……私人的笑容。


克拉克煎坏了第六个蛋。


布鲁斯毫无芥蒂地接受了松饼和一个煎得过老的全熟蛋,仅有的要求是双份枫糖,克拉克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幸运的信号。


“布鲁斯,请与我交往。”


正在切松饼的布鲁斯一刀切在盘子上。


“我还以为你喜欢莲恩小姐,你甚至为此让我流血。”他说,指尖暧昧地擦过嘴唇。


“或许只是我自己不肯承认。”克拉克红着脸,试图把自己埋进麦片碗里,“还记不记得我们在机场的第一次见面?当时你的气味简直令我垂涎三尺——信息素是主人性格的映射,如果我能坦诚一些,早在那个时候,我就该意识到自己会被你吸引。”


克拉克不知道自己说对——或者,说错了什么,但布鲁斯嘴角弯起的弧度加深了一些,现在那个笑容看起来更像是布鲁西宝贝的标准微笑。


“打住吧,我的肯特先生。”布鲁西宝贝用轻佻的语气说,“如果每个上过床的人都要我负责,韦恩庄园至少要扩建到现在的三倍。”


“等等布鲁斯!我并不是想要你负责!我是想要对你负责——不对,我喜欢你!”克拉克磕磕绊绊地说,记者灵活的舌头差点在嘴里打结。


韦恩少爷放下叉子,冷静地环视小记者简陋的单身公寓,目光停留在廉价的格子布窗帘、少了沙发套的旧沙发和家具市场淘来的餐桌上。


“有差别吗?”他哼了一声,钢蓝色眼睛扫过窘迫到连手脚都不知如何摆放的克拉克,“如果是为了昨晚的事,既然我也有爽到,我建议把它当作普通的一夜情。”


克拉克看上去像生吃了一块氪石,半晌才讷讷地挤出一句话来:“可是标记……”


“你没有标记我,你只是咬了我。”布鲁斯不耐烦地纠正道,“临时标记很快就会消失,即使是永久标记也可以用药物祛除。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总把感情的事挂在嘴边。” 



评论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