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杂食不洁癖

【SBS无差】卡尔和他的星球(2)

蓝:

前情提要:卡尔在生日当天得到了一个星球,他饲养它,又遗弃了它。


(我忽然意识到这个AU可能比疯人院的AU更令人头昏脑涨)


————————————————


直到第二年的暑假来临,卡尔翻找物品的时候再次看到那个星球。


蔚蓝色星球在书架一隅静静转动。


它与被氪星人饲养时并没有不同,曾经卡尔自以为的精心照料,更像是一个冷笑话。


它不需要卡尔。


卡尔也不需要它了。


他和佐德他们约好了一起去打游戏,卡尔负责买饮料和零食。


卡尔从架子上拿下自己的钱包,匆匆跑出门去,没有再看那个星球一眼。


而在那天晚些时候,卡尔意识到自己还是那个“书呆子卡尔”。


他做了所能做的一切,但仍旧无法被同龄人们接纳。


佐德不满足于卡尔带来的东西,命令卡尔去偷他父母的钱。而当卡尔拒绝时,这个高个子青年高声嘲笑卡尔的懦弱,伙同班级内其他的男生好好给了卡尔一顿“教训”。


卡尔鼻青脸肿的回到家里,整洁的外套上撕破了几道口子。面对母亲担忧的询问,他只能冲上楼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他在房间中发狂地尖叫,漫无目的地激烈挥舞手臂,将手指所能碰到的所有东西都摔到地板上,借此发泄几乎将他淹没的怒火与绝望;书本、摆设和茶杯碎片散落一地。


当一切重归静寂,卡尔蜷缩在书架底端哭泣;地球悬浮在他的面前,在漆黑的房间中散发柔和的蓝色微光。


卡尔凝视那颗星球,狂躁的情绪在柔光中逐渐平息。


少年抽噎着,无法抑制地向光芒伸出手去,时隔半年后,重新捧起了他的星球。


 


他本以为哥谭早该被它自己所孕育出的邪恶所吞噬,但当他给予这座被遗忘的城市匆匆一瞥,才发现它依旧如初。


没有变得更加美好,但也没有变得更糟。


布鲁斯·韦恩正如卡尔所推测的那样继承了韦恩家族的企业。只不过他没有成为父母那样的人,而是变成了最差劲的那种花花公子。


哥谭的警方依旧腐朽,政客与黑帮同流合污。


唯一的差别只在于这座城市再也没有像韦恩夫妇那样正直的善人,布鲁斯偶尔会按照他父母生前习惯的那样捐款给医院和孤儿院,但他的善心无法支撑起一座腐朽的城市。


卡尔不知道是什么成为了哥谭的安全网,好奇心驱使他去寻找那个答案。


而在夜幕降临后,卡尔所等待的东西浮出水面: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穿梭在楼宇之间,他用拳脚和各种道具击倒歹徒,以自己化身作这座黑暗城市最后的底线。


罪犯们称他为蝙蝠侠


哥谭的巷道与下水沟里流传着关于蝙蝠侠的传说,传言说蝙蝠侠是个吸血鬼,刀枪不入,可以隐身在影子里。


但卡尔很确定对方没有任何特殊能力。除非有特殊设定,在星球上成长的智慧生物都不会出现说明书描述之外的特点,所以在面具与披风之下,蝙蝠侠只能是个普通人类。


奇怪之处在于,卡尔不记得自己曾经创造过超人之外的第二个英雄。


蝙蝠侠的出现违背了哥谭“混乱”的原始设定。


 


超人降临在星球的中心,这座堕落在黑暗最深处的城市。


他在码头附近的一个仓库顶端找到蝙蝠侠,后者刚刚捣毁完一个黑帮藏匿走私品的窝点。


蝙蝠侠与其说是听到,不如说是感觉到超人的到来。他打晕手里的马仔,猛地拧头看向身后的天空,卡尔在完全没有准备好的时候迎上对方的目光。


“我看到你流血了。”超人迟疑着指了指蝙蝠侠的肩膀,制服的关节处在刚刚的混战中被刺了一刀,“你需要帮助吗?”


“滚出我的哥谭!”


蝙蝠侠对超人咆哮,在后者试图接近时从仓库顶端跃下,很快消失在塔吊与集装箱之间。


超人很久没有出现在地球,蝙蝠侠却像是对他了如指掌。码头上的建筑和集装箱都使用含铅材料,让超人无法察觉到蝙蝠侠的行踪。


好在作为地球的饲养者,卡尔轻而易举就从他自己的视角找到了蝙蝠侠,那个男人坐进一辆形状奇怪的汽车,回到自己的巢穴。


然后他发现了那个令人意外的事实——


蝙蝠侠是布鲁斯·韦恩。


卡尔不能理解这个。


是他创造了布鲁斯·韦恩。


这个人类理应像他被设定好的那样,变成像卡尔一样的乖孩子;就算环境的差异造成了改变,他也应当遵循父母的遗志,成为韦恩夫妇那样的人。


卡尔想知道是什么改变了布鲁斯。


于是超人再一次找到蝙蝠侠。


这次蝙蝠侠在韦恩大厦边沿监视他的城市,当他注意到视野边缘飘荡的红披风时,这位人类英雄谨慎地站起身,隔着明暗的分界线观察超人。


卡尔选择先传达善意。


“你的肩膀还好吗?”他关切地问。


“超人。”蝙蝠侠说,声音沙哑仿佛摩擦粗粝的砂石,“还有一整个地球等着你去拯救。现在滚出哥谭,这里是我的城市!”


他再次在超人面前转身离去。


“我不明白你不肯接受帮助的理由,布鲁斯·韦恩先生。”


被念出口的名字阻止了男人离开的脚步。


卡尔以为他会退缩,但蝙蝠侠选择转过身来面对超人;他缓步向超人走近,背光的黑影看起来像恐惧本身。


他踩上天台边缘的滴水兽,伸出大楼的石雕让他看起来也像是浮在空中。


“二十年前,你离开了地球。现在你归来,仿佛那段时间不过是二十分钟或者二十秒,认为人类会再次把希望寄托在外星人身上。”


蝙蝠侠——布鲁斯·韦恩站在滴水兽上,锯齿状的黑斗篷在背后猎猎作响。


“哥谭不需要超人。”


 


蝙蝠侠的拒绝让卡尔无法忍受。


布鲁斯·韦恩——这整个星球都理应是卡尔的所有物。布鲁斯怎么能拒绝超人?他怎么能拒绝卡尔?


他怎么能……如此深刻的影响到卡尔?


卡尔坐在房间的地板上,抱着他的星球,观察布鲁斯与蝙蝠侠的一举一动。地球上的时间是现实世界的三十倍速,这让卡尔得以更多的了解布鲁斯。


蝙蝠侠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他不介意打断罪犯的骨头,用恐惧和暴力维持正义。


黑披风与三件套之下,构成布鲁斯·韦恩的是痛苦与孤独。


卡尔不能停止为蝙蝠侠着迷。


他是卡尔自己。


他是卡尔没有能够成为的人。


又或者,被同伴孤立的氪星少年只是太渴望一个英雄。


为了摆脱蝙蝠侠所带来不正常的吸引力,卡尔开始尝试创造其他英雄。


他挑选合适的人类,赋予那些人以独特的能力。


有人能够跑得像光一样快;有人拥有神奇的能量;有人能操纵整个地球的网络;有人是神族后裔。


超能力者们果然担任起“英雄”的责任,选择用能力守护自己的城市。


他们更加正直与善良,更加受人爱戴,更像一个英雄。


但没有人是蝙蝠侠。


卡尔看着那些人类和异族英雄维持地球的安宁,他们的义举令他感动和骄傲,正义得到伸张也令他感到欣慰。可是卡尔仅仅满足于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到这一切,偶尔让超人出面与英雄们合力解决一些严重问题。


他看着那些英雄,与看地球上的其他人类并无不同。


然后当卡尔捧起地球,他还是会忍不住去窥探哥谭的情况,在蝙蝠侠不会注意到的高远之所,超人的红披风每夜划破哥谭上空的漆黑的乌云。


布鲁斯·韦恩像是火光吸引飞蛾那样致命地吸引着他。


卡尔想知道这个毫无超能力的普通人类是否成功守护了他的城市,他想知道他是否还好。


有那么几次,卡尔说服自己如此看重布鲁斯因为那个男性人类是地球的主角,一旦他的生命遭遇意外终止,地球也将迎来终结。


无论如何,哥谭不欢迎超人,蝙蝠侠不欢迎超人。


在卡尔终于蝙蝠侠、向自己的渴望让步那天,他给了超人一个人类身份。


他成长在堪萨斯的一家农场,是一对好心夫妇的养子,现在供职于大都会的星球日报。


他叫做克拉克·肯特。

评论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