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阿宅菌

杂食不洁癖,不混圈,彼此尊重愉快玩耍

回答!有意愿出本的,意愿强烈,但是!由于太忙了没有时间出本,现在连更新都困难orz(可怜)

https://peing.net/zh-CN/anranazhaijun?event=0←玩下提问箱,为了防止刷屏,定期统一截图回答一次,有什么想问铃歌  @Ling_铃歌 的也可以在这里提问,请不要问隐私相关🙊因为问了也不会回答|・ω・`)

(n˘v˘•)¬恭喜自己喜提铃歌太太,你们没机会了略略略

Ling_铃歌:

失踪那么久,一是工作忙,二是和 @安然阿宅菌 这个小仙女在苏州度蜜周。
我们营造一个肥宅快乐屋,白天出去玩晚上回来开脑洞吸蝙。冰箱里还屯了很多吃到吐的镇湖黄桃以及饮料。
好希望时间永远都停留在那一周啊。

@Ling_铃歌 的沙雕联图23333
和大家一起分享脑内有坑,了解铃太太的真实沙雕面目(不是)
左我右铃歌
为并没有用上的道具箱默哀一秒
字看不懂看不清请用心体会剧情2333

你们的铃歌太太 @Ling_铃歌 
铃歌: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因为发烧,我失去的是一个屁股——!!(谁的屁股🤔??)

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心声!!

沉芥:

土味情话了解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7p康纳,8p马康9p汉康注意。

特别喜欢wink所以多做了几张hhh
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康纳!!!

不义超蝙脑洞

我今天经历了人生的大落落落,所以要发脑洞报复社会🙂
灵感来自@Ling_铃歌 好早之前给我看的戴帽草泥马(b站关键词搜索即可观看),因为里面的主角之一叫卡尔的草泥马的名字是真的很洗脑😂

下面是脑洞

不义超和蝙决裂了以后开始自己的征服活动,蝙蝠侠自然每次都会跳出来斗争,直到一次政府军和反抗军的对抗中发生了爆炸,他眼睁睁的看到蝙蝠侠被破碎的掩体给压住了,他想去救他,但他心里又在想“他可是蝙蝠侠,他会没事的,他不会想我去救他的。”于是在戴安娜的催促下他离开了。后来他再也没见过蝙蝠侠,这种日益增强的思念甚至让他产生了幻觉,他能看见蝙蝠侠像昔日那样站在他的身边对他冷嘲热讽“还有心思顾我?哼,你不是还有一个星球要去征服吗?你得完成你的使命,Kal。”后来不义超发现这个世界太吵了,戴安娜的声音,世界各处传来的人民的不满,甚至连他自己的军队都太过吵闹了,他都要听不见蝙蝠侠说什么了,于是他夷平了地球,最后只剩下他一人,他看着蝙蝠侠,忍不住说出心底最深的想法“Bruce,I'm so missing you”,得到的却是数年间毫无变化的嘲讽“你还有你的使命Kal。”不义超这时终于才肯承认这只是自己的幻觉,他回到他最后一次见到蝙蝠侠的地方,那个废墟甚至没有变过模样,他小心翼翼的搬开那块碎石——是的过了这么多年他任然记得是哪块,从下面露出黑色的蝙蝠皮盖在一具白骨上,原来你已经死了…Kal漂浮在地球的上空,才发现再也听不到那个人的心跳,那个总是和他自己的一起产生强有力共鸣的心跳,他想学那个人呼唤自己的声音,张了张嘴才想起真空里连声音都无法传达,最后卡尔飞向了太阳
——终
好的,报复完了,祝大家端午愉快(溜了溜了)

【超蝙】《Here with me 伴我于此》(一发完,老超视角)

Ling_铃歌:

老超x吸血鬼蝙。没错就是红雨三部曲世界的老爷。但关于43号地球的故事实在找不到,可能有BUG!OTL


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超蝙!!!一时怨念产物粗制滥造三观不正!OOC!请注意避雷!!!他俩的相遇贺图来不及画了啊啊啊啊啊!!!


有车!


——————




我守着这个机器已经好多年了,自从上一个布鲁斯去世后。


每一次我得到他们,都会以为再也不需要这台机器,然而事实一次次证明我是错的。


 



残破的地球已不复数百年前的模样,自从上一次核战争之后,存活下来的人类集中居住在为数不多的“纯净之地”,继续劳作,生存,养育子嗣,努力将这颗星球恢复到曾经的模样。我对没能阻止那一次战争而感到内疚,这是继我的布鲁斯死去后的又一次煎熬。守护残存的人类,在他们呼唤我的时候出现帮助他们,是我每天做的事情。


但于我而言,近年来,我每日还有另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那台机器陈放在孤独堡垒的一间实验室里,我一次次检查它,又一次次失望而归。


那是一台蝙蝠侠回收机器。


而我,就是这台机器的守护人。


戴安娜说自从数百年前布鲁斯死后我就疯了,对此我不置可否,也许从看到他棺椁的那一刻我就陷入疯狂,永远放不下那种执着。


多元宇宙死去的布鲁斯·韦恩会被送到这里,直到他再次死亡,或者消失后,机器会为我送来下一个。有时候,我宁愿机器不要送来布鲁斯,因为至少证明那些宇宙的蝙蝠侠都还活着,不要再经历我的布鲁斯所经历的痛苦。但又有时候,我很期待在开门的那一刻,机器旁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对此暗自高兴,却又觉得孤独无比。


距离上一个布鲁斯离开已经快十年,那是一个年轻的布鲁斯,他并没有死,是他误用了穿越多元宇宙的装置才来到这里。


这个布鲁斯说他的克拉克消失了,有一个时空的超人代替了他,他有露易丝,有孩子,他很阳光,很温暖,孩子们都喜欢他,一切是那么和谐,所有人都忘记了克拉克的存在。


“但是只有我,我知道那不是他。”那双灰蓝色眼睛有些湿润,我的手轻轻搭上他的肩膀,他只是叹了口气。


“我只是想再见他一面。”他说,“我用了时空转换装置,但似乎出了差错。”


我问他是否考虑留下来。他笑着拒绝,也对,他还活着,他还有自己的生活。


“能见你一面真好。”他在踏上转换装置离开前对我说。


我几乎能想象到他回去后要如何独自咀嚼他对克拉克的感情,如何面对超人美满的家庭,如何在怀念克拉克的时候愣神。


他是第13个布鲁斯。


我还记得第12个布鲁斯是个俄国人,他的一生都在抗争,来到这里后一直请求我将他送回去,我同意了,并给他看他的世界现在的状况。


他沉默了,正如先前那些因为死亡而被送到这里的布鲁斯一样。


那只攥住我披风的手慢慢松开,在空气里划过一个无奈的弧度。


他还是选择留下来。只是每当我回到孤独堡垒,都会看到他颓败地坐在椅子上,盯着手里的书本出神。


我深知他挂念的事物,但我对此无能为力,我得到这台机器的代价是不能干预布鲁斯已死的多元宇宙,否则机器就会出现反噬,所有宇宙的蝙蝠侠都会受到威胁。


我听他讲他宇宙的故事,让他自己选择对我的态度,我敬他,爱他,一直到他头发花白,寿终正寝,和大多数布鲁斯一样。


我待每一个布鲁斯都是如此。


 



核雾霾笼罩下的哥谭比它原来的更阴沉、诡秘。疯长的蔷薇藤蔓爬满了韦恩庄园的残骸,却在污染中开不出一朵艳丽的花,这片废墟的不远处就是韦恩家族的墓地,我把每一个死去的布鲁斯埋葬于此。


我的布鲁斯被埋葬在最深处,他已死去百年,我还记得那具沉重的棺椁,我为他抬棺,我为他洒下一捧泥土。那块墓碑现在爬满了裂纹,经过我多次的修补,布鲁斯·韦恩的名字几乎看不出轮廓。


我会定期来打扫这些墓碑,为它们献上一朵玫瑰——即使这些出生在孤独堡垒温室里的花朵,第二天就会因为恶劣的核污染迅速枯萎。


我有些沮丧地回到孤独堡垒,堡垒系统却显示这里还有别人。是入侵者?我仔细看了看生命体征的位置,竟然是在那台机器的房间!


我几乎是用子弹的速度飘到那里,又不敢惊动他,毕竟不是每一个布鲁斯都和超人关系亲密。第5个布鲁斯就是个好例子,他穿着一身灰色,见到我的一刹那拳头就直直地砸到我脸上,差点指骨骨折。


我不确定这个布鲁斯是否会反应过激,就像一个装着不知名事物的礼物盒。我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一对巨大的黑色蝙蝠翅膀包裹着一具赤裸的身体。


我惊讶万分,不由得后退一步。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布鲁斯,那绝不是人类。他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地上,依旧昏迷不醒,英俊的脸上惨白而毫无血色,看起来相当虚弱。他皱紧了眉头,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像是正经历着可怕的梦魇。


他的身体真冷。我将他横抱起来,他的翅膀无力地拖在地上,让我想起蝙蝠侠长长的黑色斗篷。


“……”他似乎被我的动作惊醒了,红色的眼睛茫然地瞪着我。


“你感觉怎么样?”我问他,将他抱进医疗室。


“孤独堡垒?”他疑惑地打量着四周,伸出手将我推开,我没有想到他的力气会那么大。“克拉克?”他站在房间中央,黑色的翅膀在身后伸展开,用一种质疑的眼神打量我。


我看着那双红色的瞳中充满惊讶、狂喜、不解、了然,最后化为失落,如同一缕被风吹灭的烛光。


“你不是……”他喃喃道,“你不是。”


“你在你的世界死亡,所以被送到了这里。”我对他解释,“这是另一个世界,死去的蝙蝠侠会到这里,直到再次消失。”


“我不配!”他突然捂着脸低吼道,“蝙蝠侠是哥谭的守护者,永远不会跨过那条底线!我杀人、吸血,我的双手都是血!我不配!”


他扑棱翅膀像是要离开,我急忙按住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别这样!布鲁斯!”


“阿尔弗雷德因为我而死了……还有戈登……”他慢慢地滑下去,无力地跪坐在地上,被悲伤抽去了力气。我抓着他的手,跪下来扶着他冰冷的身体。“我变成这样就是为了打败德古拉,我原本可以就此收手,早些踏入阳光步入死亡,可是我没有。”


“后来小丑出现,我打败他之后……那是我第二次住手的机会,但是……”他的獠牙咬破了嘴唇,鲜红的血从嘴角淌下来。“我无法停止吸血……杀戮……”


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我伸出手抹去他嘴边的血,他像是被惊吓到了,后退一步:“你必须杀死我,砍下我的头颅。”


“你知道我永远不会那么做。”我说。


他瞪着我:“我不再是布鲁斯•韦恩,更不配是蝙蝠侠。”那具身体轻微地颤抖着,“我只会更加变本加厉地屠杀,这个世界也会受到殃及。”


“那就让我们一起修复它。”我回答,握住他冰凉的手。“这也是我守护这个世界的意义,我有信心修复这个残破的世界,更有信心能修复你。”


 



布鲁斯逃走了,就在第二天。


我从人类居住点回到孤独堡垒,门口的身份识别装置被破坏,有伪造身份验证以及蛮力打砸的痕迹。布鲁斯的房间里人造血浆撒了一地,监控影像显示他在吞咽下半杯人造血浆后暴躁地将Kelex端来的杯子砸碎,痛苦地抱着头,似乎再也无法控制身体。


我飞到地球上空捕捉熟悉的心跳,即使他会飞也无法离开太远。


他在哥谭。


西半球还陷在黑暗里,唯有人类的居住点散发着零星灯光。哥谭一片黑暗,我向着那个心跳飞去。那是破败的哥谭港,曾经多少黑手党在此交易,多少富人在这里的游轮上挥洒千金,多少人在此一夜暴富。我还记得那么清楚,蝙蝠侠曾在这里侦查过的每一个晚上,布鲁斯•韦恩在那些游艇上穿的每一件礼服。


现在,被污染的海水倒映着明亮的月,青草从曾经平整的地面细缝中钻出,藤蔓爬满了残破的断垣颓壁。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海港四周飞舞着,这些小家伙在受到核辐射后似乎更亮,散发出莹莹的黄绿色光。


曾经辉煌的哥谭港,数百年后是这番颓败的模样。


布鲁斯躲在垃圾箱的杂物后面,蹲在那儿用翅膀把自己的身体遮蔽起来,手里抓着一只被啃得支离破碎的老鼠。我推开那些杂物飘到他身前,他的手哆嗦一下,缓缓放下那具鲜血淋漓的老鼠尸体。


“回去吧。”我抓住他的手臂。


他像是愣住了,低着头,也不看我。


我想把他拉起来,可是他挣脱了我的手。


“我很丑陋,是不是?”他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知道我已经无药可救了。”


“你会好起来的。”我安慰他,“我会再次改良孤独堡垒的人造血浆。”


“我尝试过,人造血浆早就无法满足我。”他摇摇头,翅膀耷拉下来,“你不明白,你没有见过我曾经的模样……我刚到这个世界,力量被因为上一次死亡而削弱,但我会慢慢恢复,变得暴戾、渴望鲜血、丧失理智。我知道这个世界残存的人类不多,那些你为之奋斗的人们,总有一天……”


他哽住了。萤火虫照亮了他的脸,哀伤的,自弃而又绝望的脸。


我沉默着再次将他拉起来,他没有拒绝。只是用翅膀包裹住自己,任由我抱住他飞回孤独堡垒。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布鲁斯。


 



我不能放任布鲁斯跑出去在阳光下自杀,所以我将他关在房间里,三重密码,氪星金属材质锁,他无法破坏。


我暂时没有其他抉择。


但他的情况很不乐观。


他在玻璃杯的碎片中翻滚、嘶吼着,不得不舔舐那些洒落在地的人造血浆,却又因饥饿而发抖,如同瘾君子一般。


“杀了我。”他痛苦地扑过来抓着我的手,指甲一瞬间折断了。我没有料想到这个,那么多年失去布鲁斯的生活,我几乎忘记自己的钢铁之躯会让他受伤。


“杀了我!”他再次低吼道。


我当然不能这么做。


“你们都不会这样做对吗?”他红着眼睛,头发凌乱而汗湿。“阿尔弗雷德也是……你也是……”


我拿出从实验室里取来的铅盒,慢慢打开它,绿色的光慢慢展现。我强忍住不适从盒子里拿起它,皮肤顿时像被刀割那样充斥痛苦,这是一只氪石戒指,我曾赠予蝙蝠侠的礼物。


“你在干什么?!”布鲁斯大吼着,他掐住我的手想要抢夺它,“这是氪石!”


但我已经用它划开了我的手掌。我看到布鲁斯眼里一闪而过的渴望,这是一种本能,吸血鬼的本能。


只有我才能满足的本能。


我抓着他的手臂将他拉到身边,他像是明白了我的计划,惊惶地向后推拒着。吸血鬼的力量比人类强大数倍,但于我而言不成问题。我把他圈在怀里,划开的手掌捂住他的嘴。“喝下去。”我命令道,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容置疑,但我发现我做不到。“喝下去,布鲁斯,求你。”


不然你会死。


他挣扎了一会儿,终于屈服了。他舔食着我的手掌,那些血顺着我的掌纹慢慢流淌,被猩红的舌头悉数卷取。我弯曲手掌努力让更多血溢出,接触氪石带来的疼痛如同虫蚁啃咬我的皮肤,绿色的辐射让我头晕眼花几乎站立不稳,我感到恶心、刺痛、虚弱,但我不在乎。


“别再那么做……”他的嘴角残留血痕,像是再次清醒过来,夺过那块氪石将它丢到铅盒里。“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他低下头,颤抖着身体。


我装作看不见他眼角的眼泪,布鲁斯总是要强的,每一个都如此。我将他抱起来放在床上,看着他的眼睛。


“你知道我不是你的布鲁斯。”他说,我觉得红色的眼眸也很美。


“我也不是你的克拉克。”我回答。“但这里只有我和你,守护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布鲁斯是我存在的意义。”


“老家伙。”他突然笑了,撑起身体将鼻尖抵上我的。“我终于看到你老去的模样,我想象过,猜测过,现在你就活生生在我面前。”


我知道,数百年的光阴让我双鬓斑白,皱纹细密爬上额头。其实我的衰老本可延缓,但战争让大部分阳光无法透过核污染的大气,我要费很大功夫才能照到太阳。“你是多么年轻啊,布鲁斯。”我叹息着抓住他抚摸我脸颊的手,将他摁回被褥里。“不老不死的吸血鬼体质?”


“我想我也会如此。”他歪过头,在枕头另一边压出几个褶皱,“我曾经是人类。”


吸血鬼追求一切原始的欲望。


 



我吻上他的额头,聆听他逐渐加快的心跳,一个不属于吸血鬼的心跳,布鲁斯的心跳,坚定,有力,令我安心。


“布鲁斯,成为我的,布鲁斯。”刹那间,我觉得数年来心中的那一块空洞被填补了。


“如果你见过我曾经的模样,你一定不会想要这样。”他嗤笑一声,眼底闪过一丝无奈:“你只是把我当做某人的替代品。”


我无法反驳,但他那双残留着血迹的唇已经凑过来,微凉而柔软,充满残忍的血腥味。




滴滴滴上破车吗?




他像是被抽去了力气,任由我将他抱在怀里,亲吻他的脸。


我想,我再也不用守着那台机器了。


 



布鲁斯又不见了。


不得不说,大清早醒来想亲吻伴侣却摸到冷掉的床铺的感觉非常不好。


我穿上衣服,在堡垒的大门口找到他,不出意料,他正忙着伪造一个通行身份。


“你为什么还要走呢?”我问。


他像是被惊吓到了,点着屏幕的手僵硬片刻,但没有回头:“我不能再这样下去,总得有个了断。”


那声音低沉、不容置疑,就像昨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我认为昨天已经找到解决方案了?”我有些恼火,“你可以喝我的血!我就是你的血罐!”


“然后呢?喝你的一点血?就像是渡夜资?”他刻薄地嘲讽,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对上他的眼神。


他是在担心我。


他担心我再为他被氪石所伤。


这个倔强的傻瓜。


堡垒的大门层层打开,外面冰封一片,阳光照射在冰雪上发出刺眼的光。他像是有些奇怪我为什么不阻止他,但这种犹豫只维持了两秒。布鲁斯扑棱着硕大的黑色翅膀,向着门外的明亮飞去。


他沐浴在对他而言久违的阳光里,但预想中皮肤的灼烧没有来临,没有任何不适。他不明所以地站在那儿,我慢慢飘过去,从背后圈住他。


“你饮用了氪星人的血液,你会慢慢不再惧怕阳光,你不会再渴望杀戮。”我说,感受到他轻微的颤抖,“我昨天刚通过堡垒研究出的结果,原来打算今天告诉你。”


他转过身,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布鲁斯,我说过我要治疗你。”我郑重地问他,“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


 


FIN



马桶的正确使用方法(nc17)

男士正确的马桶使用姿势究竟是站着还是坐着呢?布鲁斯坚持自己的观点是坐着的,克拉克会同意他的观点的。

警告项见AO3

AO3点这里

灵感来源于在班里参加哲学探讨小组(bushi)时被科普了男性坐着小便才是正确的姿势,以及亚马逊上超蝙二人坐马桶看报纸的海报哈哈哈,铃大佬看了以后又给我发了下面这一张哈哈哈笑吐,祝食用愉快!

相爱魔法

她一走进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手持数量庞大到足以淹没人的玫瑰,火红的花瓣像跳动的火星不停抖落。
她带着浓艳的香气站在了一对情侣身侧,漆黑的隧道将车内的玻璃变成了一块块的镜子足以让她观察周身的一切来打发时间。
别扭的爱人。戴帽子的男人自始至终带着微笑试图引起高个男人的注意,可微怒的恋人可不是这么好哄的,身旁的高个男人把手抱在胸前不去理会他的小动作,服帖的衣袖都快被扯变形了,她忍不住笑。
地铁拐弯时的轻微摇摆让高个子的男人略微踉跄——他的两只手都抱在胸前可没手去扶住地方来保持平稳,戴帽子的爱人及时搂住他的腰把头按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高个男人瞪大了眼睛,冷酷的冰山终于碎了一个角。摇摆停止后高个男人别扭地直起身子,连恋人再来拉自己的手也没有躲开就这么给他拉着,耳尖带上了可爱的粉红,嘴角勾起。
这真是太可爱了,可惜她不能再继续欣赏这美妙的场景,她抽出一束玫瑰插在了高个子西装胸前的口袋,在他们还没搞情况下又拉过戴帽男人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印上了一个吻。你们真是可爱的一对,她又匆匆跳下了地铁,这次没被夹住包,然后看着载着这句话的车厢飞驰而去。
高跟在救灾梯上奏出愉快的音乐,如果这次她再走正门进去可又会有隔壁的臭鸡蛋袭击,在她琢磨着打开天井跳下去给爱人一个惊喜时一束粗长的藤蔓卷住了她的脚踝,天旋地转,面前就是爱人那张微怒的精致面容。还好她没松手,倒流回脑内的血液让她脸庞发烫,献宝一样用玫瑰堵袭击了爱人的脸,花瓣四处飞散落在那红色半长的卷发间。不留情面的爱人挡开碍眼的玫瑰抢过丢在地上,在她抱怨出声前用鲜红的唇堵住了她的嘴。
“噢哈莉,就只是闭嘴吻我。”
End.
——————————————————————
脑内设想挺好,写出来感觉很不对劲,随缘续写这个标题的系列脑洞。